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被黑暗吞噬的百合花最新章节

6

被黑暗吞噬的百合花 | 作者:薇尔维特 | 更新时间:2020-09-18 18:39:18
推荐阅读:有种别跑三生不幸惹到你惹火淑女罗勒宠妻巧戏衡星撒冽的新娘四方我爱你到地老天荒胆小爱无敌野草闲花
飞猪用手撸动着巨大的肉棒,将雨诺整个按倒在地上,雨诺今天被民工们用力地殴打过,现在早就没了再反抗的力气,只能躺在地上咬着牙瞪着飞猪,可惜,眼神是不能杀人的,她什么都阻止不了。
 
    飞猪似乎也不想做什么前戏,对于飞猪而言,这样桀骜不驯的女人,需要用刻骨铭心的疼痛让她记住和屈服,飞猪迫不及待想看到如同高岭之花一样的冷酷女孩在疼痛中崩溃的样子,于是猴急的分开了雨诺的双腿,巨大的阴茎已经顶在了阴唇的前方,微微地让阴唇分开,蓄势待发。
 
    “你敢进来……我绝对饶不了你!”雨诺无力地捏着拳头发出最后的威胁。
 
    “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饶不了我。”飞猪那满是横肉和油光的脸露出了一个极其恶心的笑容,然后他便开始用力地用肉棒攻击着少女最隐私的地方,狭窄的阴道口在刚刚容纳龟头的尖端时仿佛就已经被扩张到了极限,巨大的压迫力让雨诺闭上了眼睛紧咬银牙,下半身仍然做着微弱的抵抗。
 
    “嗯!嗯嗯嗯!!混蛋……快滚……不准……进来!”雨诺完全没有经过前戏做准备的阴道依旧无比干涩,此时此刻被强硬的撑开并塞入这根恶心的东西,让雨诺立刻对诗涵的遭遇感同身受,她开始明白为什么雨诺的惨叫会那么的撕心裂肺,她紧咬着牙关不让痛苦的呻吟从嘴里逸出,右手因为忍耐痛苦而想要抓住身边可以抓住的东西,但触手可及的地方只有民工肮脏的肉体,这让雨诺更为无助。
 
    此时此刻,一只戴着克罗心戒指的冰凉小手轻轻地。颤抖着握住了雨诺的手,雨诺抬头看去,发现诗涵那惨淡的面容,被蹂躏到没有一丝j8学色的凄惨脸颊,正带着无尽的疲惫和绝望看着雨诺,伸出手的动作,也仿佛是出于爱的本能一样,没有带着任何的语言和表情。
 
    “哈哈哈!真是姐妹情深啊!”旁边的另一个民工见状终于忍不住,走到了诗涵的身后,让诗涵被迫迎接了人生中第三根肉棒的插入。雨诺的表情立刻被痛苦填满:“啊!让……让我……休息一下……好难受……好痛!不要啊……别……别再来了……”那哀嚎声最后简直低不可闻。
 
    而飞猪的肉棒也在雨诺的肉体中越来越深入,疼痛越发的明显,雨诺不自觉地抓紧了诗涵的小手,两枚克罗心戒指在此时此刻碰到了一起,那场景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能忍住吗?还会更疼哦。”飞猪的双手抓住的雨诺的一对儿膝盖,将它们狠狠地向下压,雨诺的膝盖几乎要碰到肩膀,而受伤的膝盖被再一次用力弯折的疼痛,让雨诺的下身不由得缩得更紧,而这也为雨诺带来了更强烈的痛楚,双倍的疼痛终于击碎了雨诺的所有高傲和冷漠,她的泪水又一次溢出了双眼,她放开了诗涵的手,用双手拼命地推着飞猪的身体,想要把阴茎推出体外,可那完全是徒劳无功。
 
    “疼啊啊啊!别再来了!好疼!!”雨诺那原本被愤怒和羞耻占据的美丽面庞终于在痛苦和恐惧中崩溃,但这种程度的崩溃完全不够,飞猪的肉棒继续前进,终于碰到了那一层薄薄的阻碍。
 
    “你……”感受到处女膜被碰到的雨诺在震惊中睁大了眼睛,一时间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对这个情况做出反应,只剩下胀痛感再压迫着她的喉咙,让她的声音变得挣扎又颤抖。
 
    “老子要进来了!”飞猪感受到处女膜之后兴奋的狂叫着,将阴茎稍微拔出来一点,之后上半身完全趴在了雨诺的身上,雨诺的双腿紧贴着自己的胸部和小腹,为她带来更鲜明的痛苦,而飞猪也借着趴到雨诺身上的气势,将巨大的肉棒完全塞进了雨诺那未经人事的阴道中,龟头狠狠地撞上了雨诺那娇嫩身体的最深处,雨诺的处女膜应声撕裂,殷红的j8学液几乎在一瞬间就涌了出来。
 
    “咔啊啊啊啊啊啊!!”雨诺被这种极其剧烈的疼痛刺激的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惨叫,原本表情冰冷的小脸被疼痛摧残的一团糟,而旁边被另一个民工抽插着的诗涵也不禁流下了泪水:“呀……啊……雨……诺……不要……不要……”
 
    飞猪的肉棒在贯通的雨诺的阴道时,黑脸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看着雨诺穿着黑色过膝袜的修长双腿被迫曲折,看着雨诺那修长的身体因为痛苦而颤抖痉挛,看着雨诺原本冰冷又高傲的表情被痛苦填满,看着洁白的大腿中间涌出鲜红的j8学液,粉嫩的少女性器被迫张大,流着j8学接纳飞猪的肉棒,看着少女的纤细与飞猪的肥胖丑陋做出鲜明对比,他只觉得爽的无以复加,肉棒又一次硬了起来,他听着雨诺的惨叫,用力地撸起了自己的肉棒,不只是他,其他工友也因为性感骄傲的雨诺被蹂躏被凌辱而感到无比兴奋,大家都在看着飞猪折磨身下的少女。而飞猪的阴茎在插入雨诺的最深处后,连一刻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留给雨诺,开始暴力的抽插,与诗涵一样,在飞猪暴力的扩张中,雨诺的阴道已经出现了几道裂口,这无疑让雨诺更加疼痛,她的惨叫声瞬间掩盖了诗涵微弱的呻吟。
 
    “啊啊啊!痛!好疼!拔出来!呀啊啊啊!别……别动!”雨诺的绣眉紧皱,银牙紧咬,不断摇着头抗拒着这样的疼痛,她感觉此时在自己身上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活动的电钻,强硬地钻开了她那本是紧闭着的阴道,将里面的嫩肉搅碎并继续向更深的地方穿刺进去。只让雨诺感到无比的痛苦,这种疼超越了她之前能认知的极限,只搅得她的意识和思想全部紊乱,连最基本的威胁都不再能发出,只能用语言表达着疼痛,尊严在折磨中走向崩溃,雨诺的人生中,第一次向男人求饶:“求你了……求你了!别再……别再动了!好疼……好疼啊!真的不能……再动了……已经……已经破了……疼死了……”
 
    飞猪听到少女的求饶,更加兴奋,他微微起身,双手压住少女的大腿,让少女的阴户被迫给在场的所有人观赏,飞猪拼命地的抽插着,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黝黑和雨诺的洁白形成鲜明的对比,那让雨诺感受到剧烈痛苦的壮硕每次拔出,都会带出一缕猩红的j8学液和她内里粉色的嫩肉,这之后飞猪又会用尽全力的将它们一并塞回去,紧窄的小穴被迫扩张,骨盆与骨盆相互撞击,发出了“啪啪”的响声。听到雨诺的哀嚎,飞猪像是发狂的恶兽,抽插的同时,用暴力的语言狠狠地羞辱着雨诺:“贱婊子!以前不是神气的很吗!什么石墙大学第一美女?什么冰霜的女王?你现在正被老子按在身子底下肏!明白吗!”
 
    “别……不要!不要插……真的痛!真的很痛!饶了我……饶了我!”
 
    “这腿真他妈长,现在就是老子的炮架子了!哈哈哈!我干!我干死你!哈哈哈!操!操!”
 
    “啊!啊!呜呜呜呜……轻点……我求你了!要我做什么都行……轻点吧……呜!嗯!发发慈悲……太疼了!”雨诺似乎已经听不到飞猪的侮辱,在她的脑海中盘旋的只有无尽的疼痛和寻求解脱的想法。
 
    “追你的男生应该都能组成一个连队了吧,老子一会儿就把你被肏的样子发给所有人看!哈哈哈哈!”
 
    “不行!不行!求求你……别那么……别那么残忍……啊!嗯!”干燥的阴道根本无法容纳这样的巨物,雨诺那稚嫩的阴道被摧残成了残花败柳,凄惨的哀嚎证明了雨诺正在承受多么剧烈的痛苦,她感觉自己的下体已经被飞猪给撕裂了,她痛苦的叫着,祈求着飞猪能够停止这野蛮的行为,可飞猪只会因为这美丽高贵的女孩的哀求更加兴奋,胯下的阴茎如同打桩机,一遍又一遍的贯通着雨诺那流着j8学的阴道,疯狂地开垦着原本塞进去一根手指都会剧痛不已的小穴。
 
    “啊!慢……慢点……疼!至少……至少温柔点……你这个……野蛮的……混账!啊!啊!疼……疼啊!”
 
    “老子干死你!老子干死你!”飞猪淫笑着又抽插了几十下,然后他停止了动作,雨诺天真的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飞猪只是换了个姿势,他让雨诺侧躺在地上,自己跪在雨诺放在地上的那条腿上,同时把另一条长腿抬高,以这种非常能够展示腿的纤长的动作,重新插入了雨诺的小穴。雨诺在被迫翻过身抬起腿的时候甚至还想问飞猪在干什么,可下一秒飞猪蛮横的塞入肉棒的动作带来的疼痛就让雨诺说不出完整的话来,黑脸简单雨诺的脚抬了起来,连忙走到雨诺的那条长腿边上,从飞猪的手里接过了那条黑丝长腿,用阴茎奋力的摩擦雨诺的小脚:“妈的,这美腿不玩就是暴殄天物!”
 
    而飞猪的阴茎也随着姿势的改变插入了更深的位置,雨诺越发高亢的惨叫证明着飞猪碰到了刚刚没有碰到的身体最深处,雨诺的精神几乎就要崩溃,她多希望自己彻底崩溃昏迷,那样就不用体会这种痛苦,但她却没有昏过去,平日里的运动和锻炼让她现在的意识无比清晰,于是她只能绝望地感受着那根痛苦的根源在她稚嫩的身体中进进出出,她那小小的胸部也在飞猪暴力的抽插中微微的跳动,以侧身位躺着的雨诺,泪水不断从眼角流出,那痛苦的神色是对所有控诉都得不到回馈的绝望,她一次又一次的威胁,一次又一次的求饶,换来的都只是更加暴力蛮横的抽插。
 
    “不要啊!痛!裂开了……谁来……救命啊!”
 
    身下的恶心男人的每一次插入,身上的肥肉都会甩在雨诺的身上,这让原本就厌恶男人的雨诺更加无法接受,但因为疼痛和殴打已经没有力气的雨诺却无法反抗这令人作呕的凌辱,只能用声嘶力竭的惨叫表达着自己无尽的痛苦。
 
    “恶心的……东西!啊!嗯啊啊啊……痛啊!好……好疼……疼死了……太……太用力了……你他妈……你他妈没玩过女人吗?”在疼痛的刺激下雨诺说出了与身份极其不符的脏话,雨诺已经疼的忘记了什么礼貌,只能用尽所有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痛苦。雨诺那纤细修长的身体,在飞猪的撞击下如同大海中航行的独木舟突然遭遇暴雨,被海浪拍打的上下沉浮一般,飞猪巨大的身躯让雨诺的身体看上去娇小纤细又无助,没法反抗,只能由着飞猪将肉棒一次一次的挤进自己肉穴的最深处,只能感受着疼痛一次又一次贯彻着她的下体。
 
    “啊!啊……啊!疼……啊……嗯……王八蛋……啊!我要……我要杀了你们……呃!嗯!你是……什么机器吗!疼死……了,啊!不要再……干了,用嘴也可以啊……别再插下面了……真的被你干坏了……”雨诺的灵魂几乎都要被这巨大的疼痛撕碎,自己的下体仿佛被野兽狠狠地咬下去,仿佛被人凶狠地折断,这疼痛无法形容无法描述,只是让雨诺不住地捶打着地面,让雨诺发出最惨烈的哀嚎。
 
    飞猪的动似乎永远不会感到疲倦,而旁边用雨诺的小脚自慰的黑脸在此时已经在小脚的热度和足弓的摩擦下射了出来,黑色的过膝袜沾染了白色的污浊,看上去凄婉可怜。
 
    而此时的飞猪又一次改换了强奸雨诺的体位,这次他强硬地起身并把雨诺拉了起来,逼迫雨诺靠着墙壁站立,雨诺已经被干的茫然无措,一时间居然没有反抗,等她想起来要逃跑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飞猪已经抬起了她的左腿,逼她用疼痛的右腿支撑体重,而左腿被抬起的雨诺也因此露出了那流着鲜j8学,已经肿胀起来了蜜穴,飞猪抬着雨诺的修长左腿,将自己的大肉棒又一次塞了进去。
 
    雨诺的惨叫和呻吟证明着飞猪又一次开始了她的侵犯,此时在一旁被另一个民工强奸着,并且嘴里被迫含着另一个民工阴茎的诗涵,目光空洞地望着正在痛苦呻吟的雨诺,那眼神中能读出一切复杂的情绪,又好像什么感情都没有。她的嘴巴里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呜”声来表达虚弱和痛苦,而雨诺痛苦难受的呻吟也再一次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啊!痛啊!轻一点……别再来了……天啊!混账……王八蛋!魔鬼!快停下来……好疼……好胀……我下面都没有湿啊!你……嗯!你疯了吗!”
 
    飞猪什么话都没说,巨大的肉棒每一次都完全拔出来后再一插到底,每次都把雨诺撞的狠狠地一颤,右腿的疼痛让她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只能娇弱的扶着墙壁,而这个体验,也给雨诺带来终生难忘的折磨。旁边的黑脸一边玩弄着雨诺的小脚,一边为飞猪的抽插不停记着次数:“六百,六百零一!六百零二!六百零三……”
 
    “嗯……啊!啊!!咕嗯!疼!别来了!别来了!够了!插了这么久了,停下来吧!好吗!好吗!”雨诺歇斯底里的惨叫着祈求飞猪能够结束这漫长的凌辱,而飞猪的抽插,在黑脸数到“七百五十”的时候,猛然加大的速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慢点啊!这是……怎么了……痛!
 
    啊!啊!啊!啊!啊!嗯……”雨诺用手捂住嘴巴,不让更多的声音漏出来,但飞猪的撞击实在是过于猛烈,让她的惨叫即使捂住嘴巴也能钻进每个人的耳朵:“嗯……嗯……唔……嗯……嗯……唔……”
 
    正被这无尽的疼痛折磨着的雨诺,感叹着折磨无法结束,无力的倚靠着墙壁,突然间,她感觉到了飞猪拼尽全力的一次插入,她的子宫口受到了强烈的撞击,几乎让她昏厥过去,而更让她感到难以置信的是,一股炽热的液体,随着飞猪的动作灌入了少女的阴道内。
 
    “不……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这混蛋!!”雨诺一次一次地质问,但她心里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她被飞猪内射了,飞猪的精液现在就在她的身体里,她彻底崩溃了,飞猪拔出了肉棒,发出“啵”的一声,精液与j8学液混合着被紧窄的肉穴挤出,雨诺痛哭着捂住自己的嘴巴,仿佛无法相信这一切,她的思维彻底被击碎了,整个人颤抖着站立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此时此刻第三个在诗涵身上驰骋的民工也发泄完了他的欲望,诗涵瘫软在地上,心想着:一切都要结束了吧,这时她看到雨诺那纤细的身体呆滞的靠着墙壁,不住地颤抖,想呼唤雨诺的名字,发现自己连这样的力气都没有了,飞猪和小黑捏住了雨诺的脖子,将雨诺狠狠地向诗涵的方向摔了过来,雨诺摔在诗涵的身边后一动不动,只有粗重的喘息证明她还活着。
 
    然后,以为这场噩梦终于结束的诗涵,惊讶的发现,八个民工将她们两个围在了中间,而这些民工的肉棒,又一次高高地抬起了头,大个也解开了裤子,露出比老狼还要夸张的肉棒阴狠地笑了笑:“两个娘们的处女都破完了吧,现在咱们正式开始。”
 
    “啊……”诗涵见到这一切,看到民工淫笑着向她们两个靠近,甚至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雨诺,在被飞猪干到脱力,被民工打断右腿的情况下,依旧挣扎着爬了起来,将诗涵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搂住,苏诗涵能清楚的感受到林雨诺恐惧的颤抖和委屈的啜泣,她看着围过来的肮脏民工们,绝望地将头埋在了诗涵的胸口,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被黑暗吞噬的百合花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cc/399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傻傻女佣太白目世界上唯一的企鹅先生腹黑裴经理脱光的爱情你的路途,看不到我苍老凶猛暴暴男红线雨后花香坏男人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