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h文精选小说 > 恶魔的复仇工具最新章节

第十章

恶魔的复仇工具 | 作者:林雪儿 | 更新时间:2020-09-22 15:24:26
推荐阅读:乞儿的菜刀经野兽的伊甸园火之恋短篇辣文合集少女白洁奸情进行时爹地的妻子疯狂的夜空Fate+Stay+Night蓝天航空公司的空姐
骆以芳完全搞不懂唐烈在想些什么。
 
    结婚?她和他?!
 
    他是在戏弄她,故意要看她笑话吗?
 
    从昏迷中醒来后,她在医院又住了一个礼拜,恢复状况还不错,跟着就被唐烈接回别墅里静养,医生每隔两天会过来探望她一次,而霜姨则是一天按三餐外加消夜帮她进补,说她失血过多,一定要注重饮食的调养,才能将失去的元气全部补回来。
 
    这些天,唐烈就像一块超级强力的牛皮糖,紧紧地黏在她身边,怎么赶也赶不走。
 
    她吃饭,他陪她一起吃,不仅如此,还又哄又缠地要她把霜姨准备的补品全吃进肚子里,想起他「逼迫」她吃东西的方式,每每教她脸红心跳,实在拿他没办法。
 
    她要睡觉,他也陪着她,有时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有时则上床抱着她一块躺下,他没试着占有她,而是单纯地搂着她的腰,像保护着珍贵宝物般护在x前。
 
    她躺累了,想出去庭院坐坐,晒晒难得露脸的冬阳,他也不放过她,常是要霜姨准备好热茶和点心,然后亲自将她抱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安置在柔软舒适的椅子上,再不然,就是干脆坐在他大腿上,让他揽在怀里。
 
    更恶劣的是,她每天洗澡,他也死皮赖脸地跟进浴室里,害她又羞又气,偏偏再多的抗议对他一点效用也没有……
 
    此时,浴室的门被推开,唐烈把刚沐浴完毕,浑身散发出清雅香气的骆以芳抱了出来。
 
    她身上的水珠都已经拭干了,裹着一件宽大的浴袍,露出颈部以下部分的嫩肌和两条秀白的小腿。
 
    唐烈让她在大床上坐着,拿起早已备妥的连身睡衣要替她换上,她小脸晕红晕红的,一手扯住浴袍的前襟,美眸里透出哀怨。
 
    「我自己换,你、你是大忙人一个,不要一直杵在这儿啦!」对他连日来的「贴身服务」,她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唐烈浓眉挑了挑,依然故我地说:「我底下有其它经理人帮忙,公司的事不需要我费心,我就是要杵在这里,哪儿都不想去。」
 
    「你、你……」吼!讲了也是白讲!骆以芳双颊气鼓鼓的。
 
    「把睡衣换上才能好好躺着休息。」他动手脱起她的浴袍。
 
    「啊?!不要啦!我自己来,你、你别过来──」她躲啊躲的,浴袍还是被他轻松地扯掉,露出大片春光,害她小手东遮西掩的,跟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情况一模一样。
 
    唐烈动作迅速,怕她着凉,一下子就为她套上柔软保暖的睡衣。
 
    骆以芳的脸蛋火热得可以,一从他的掌握下溜掉,立刻躲进羽毛被里,还故意别开脸不看他。
 
    可恶的人,就只会欺负她而已。她决定不和他说话,就算他一直赖在床边不走,她也不和他说话。
 
    见她赌气地嘟起红唇,唐烈忍不住倾身过去,重重地啄吻那点可爱的朱红,把她吻得瞠大了眼睛瞪他。
 
    「你──」骆以芳掀唇想骂人,一时间找不到「佳句」。
 
    「我怎样?」
 
    对!她不和他说话!轻哼一声」小脸转开。
 
    唐烈却慢条斯理地开口,「有件事妳或许有兴趣知道。骆庆涛经过审讯和评断后,已被送进J神科作长时间的治疗和观察。」
 
    「啊?!」骆以芳迅速地调过头,直勾勾地望着他。
 
    抿抿唇,她内心挣扎一会儿,还是妥协了。
 
    「他……他的状况很糟吗?」
 
    虽然己被逐出骆家,虽然骆庆涛对她们母女都不好,但是她的本x温和又重感情,还是没办法冷漠地看待这些事。
 
    唐烈沉吟了几秒才回答:「不会有什么事,妳还是担心妳自己就好,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一笔勾消了。」
 
    闻言,骆以芳的心脏咚咚震跳两下,她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唐烈,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她幽幽地问。
 
    他的目光沉了沉。「不为什么,突然没劲了,就这么简单。况且,我已经把他打击得够彻底了。」
 
    骆以芳下意识地咬唇,思索着他的话,对他的决定感到淡淡欣慰,也为自己和他之间的情况感到淡淡忧伤。
 
    她真的m不透他的心啊!
 
    如今,他放过父亲一马,之前还在医院里对她求婚,完全不顾及她的答复,就片面决定等她身体转好,两人就要举行婚礼。
 
    他一定要这么霸道又诡异吗?
 
    突然间,唐烈重施放技,又一次亲吻她的红唇。
 
    不过这次的吻与刚才的啄吻全然不同,他固定住她的脸,不让她有机会闪避,双唇印在她的唇上,以无比的耐心诱哄着、吸吮着、摩挲着,要她为他轻启檀口,允许他更进一步的探索。
 
    「唔……」骆以芳晕眩不己,细碎的呻吟逸出喉间,也让他的唇舌顺利地钻了进来,与她的丁香小舌缠绵起来。
 
    「以芳……以芳……」他叹息着,双手贪婪地钻进被子里,抚上她曼妙的身体,在腰间逗留,又缓缓滑入睡衣的襟口,爱抚她绵软的x脯。
 
    「你、你可恶……我不要、不要……讨厌……」骆以芳扭动身躯,秀丽的眉蹙起,两颊的颜色越来越红,体温也越来越高。
 
    「对,我很可恶。」唐烈大方地承认,也大方地享受逗弄她娇躯带来的欢愉,热唇磨蹭着她的柔唇,低哑又说:「我这么可恶,又动不动就欺负妳,妳还是爱我,爱得不可自拔,对不对?」
 
    「不对,我才没有……」
 
    「爱说谎的女孩,这是妳自找的,不给妳一点惩罚,妳是不会懂得诚实的美德。」
 
    「你想干什么?!」惊惧一下子揪住心脏,美眸清亮地瞅着男人英俊得过火的脸庞,被他那抹邪恶诱人的笑容蛊惑了。
 
    「妳说呢?」他不答反问,突然一把掀开羽毛被,健壮身躯覆在她娇嫩的身子上,控制合宜的力道完全没有压痛她。
 
    「我是病人耶,你、你起来啦!」骆以芳双手贴在他x膛上,原是要推开他的,但柔软掌心下的男xx肌如此结实,她感受到他左x强劲的跳动和温热,呼吸跟着又乱了。
 
    「说妳爱我。」唐烈用鼻尖轻阶着她的脸和玉颈,还不断往下,咬开她睡袍的前襟,亲吻更多的美好肌肤。
 
    「哼……不要……」她发出小猫咪的叫声,小手回防想要扯住睡袍,却被他两只大手分别握住,按在大床上。
 
    他审视着她伤口恢复的状况,微微牵唇,「以芳……妳已经可以跟我一起来做那些爱做的事了。」
 
    他凑唇爱怜地亲吻着她的伤,在那粉红色的伤处洒落无数的蜜吻,彷佛这么做,她的伤就会在下一秒消失不见,让她迅速恢复健康。
 
    「唐烈……你、你弄得我好痒,讨厌……」
 
    他低低笑着,趁机拉开她的睡袍,让那晶莹美丽的胴体完全呈现在眼前。
 
    「说妳爱我。以芳,我要妳说。」他扣住她的双腕,腾出一手爱抚着她丰美的x部,享受着那丰盈的触感,也为她带来战栗的快感。
 
    「我唔……我不……哈啊啊……」否认的话刚要挤出唇,她突然轻叫了声,因为男人的手指捏揉起她的R尖,用指上chu糙的硬茧欺负她的柔软。
 
    「妳就是要惹我生气才开心吗?」唐烈的气息略bsp;   「你走

恶魔的复仇工具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cc/400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乞儿的菜刀经野兽的伊甸园火之恋短篇辣文合集少女白洁奸情进行时爹地的妻子疯狂的夜空Fate+Stay+Night蓝天航空公司的空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