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鲜网辣文小说 > 酒国名花之冷玫瑰最新章节

第十章

酒国名花之冷玫瑰 | 作者:萧宣 | 更新时间:2020-09-22 15:31:00
推荐阅读:花重锦官城床上的泥娃娃邀岁相月抽风的BG心甘情愿赖上你天地玄黄男奴硕果人自醉无偷城
施振谷沙哑的声音倏地在房门口响起,他不知在何时走入病房的,门悄悄地被他推开,贪财忘义的施苍阵却大意的没发现到。
 
    「爸!我——」施苍阵意外的将目光落在父亲身上。
 
    看着父亲一脸的怒容,拄着拐杖朝他的方向一步步走来,施苍阵惊惶失措的立即松放箝制着施苍助致命点的大手。
 
    施振谷年纪虽一大把了,但依然老当益壮,猛然举起手,一掌便朝施苍阵的脸颊狠狠地掴了过去。
 
    「啪!」施苍阵被打退了好几步。
 
    「我实在不愿去相信我居然会生出你这个孽子!本是同g生,相煎何太急啊?」施振谷心伤的吼道。
 
    「自小到大,什么好事全落在哥哥身上,这是我亲眼所见!」施苍阵咬牙切齿的将心底的怨怼全吼丫出来,凶狠的日光怒瞪着自己的兄长,「害我失去父爱的凶手就躺在床上——他是您的好儿子,我却连狗都不如!?」
 
    失去记忆的施苍助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你真是无可救药了!」施振谷心痛的拍苦x口,「我待你不好吗?是你的堕落毁了你自己啊!」
 
    「手心是R,手背也是R,您若不那么偏心,造成我不平衡的心理,我会如此偏激吗?」
 
    施苍阵怒不可遏的嘶吼道:「您以为我天生恶毒吗?不!您g本就不了解您的儿子在想些什么!自从您将施家所有财产交给哥哥后,我就——」
 
    「你怎么可以一口咬定我是偏心的?我还没老到那种不明智的地步!」施振谷叹口气,从怀里取出一份文件,「苍阵,长久以来,我一直担心你偏激的心智会害了你,于是我希望能再多加磨练你,想不到因我一时的失策与疏忽,反而让你更加误入歧途,我实在不愿接受你教唆他人去对你自己的亲兄长行凶的事实——」
 
    「教唆!?行凶!?」施苍阵不明所以的蹙起眉头。
 
    「我虽然恨哥哥,但从没做出这般天地不容的事情!我从没想过要致哥于死地的!适才的行为,也仅是想恐吓他而已,我……找并没那么狠毒啊!」
 
    施苍阵深知此刻的解释都是多余,刚才他的行动确实难脱不轨的嫌疑。但说到教唆……他真的没教唆他人去对哥哥行凶啊。
 
    「事情已明朗化到这步田地了,你还执迷不悟的想对我撒谎——」施振谷沈痛的摇了摇头。
 
    「为了让你成材,我选择考验你的贪婪与本x,但在这之前,你已屡次向我抱怨我对你们兄弟间的爱出现了偏异,并对你哥哥的为人产生了疑虑,甚至屡次意图置他于死地!今天你的所作所为是我亲眼所见——你否认不掉,但发生在停车场的事件,你哥哥已暗地派人去调查,也搜集了证据,喏!你自己看看吧!」
 
    施苍阵颤抖着双手接过了父亲递过来的公文袋,里头竟是他教唆他人去对哥哥行凶的所有证据!
 
    「我g本没做啊!」施苍阵理直气壮的吼叫出来,「该不会是……」
 
    「是谁?」施振谷了解儿子的个x,见他一脸的理直气壮,施振谷开始怀疑事有蹊跷。
 
    「爸,针对此事,我会派人去做更详细的调查。」突然一个影像闪过施苍阵的脑海中。
 
    他忆起了徐昆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不断对他提计献策的,挑拨着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徐昆似乎一直想往上攀登,所以曾提出帮他夺取施家产业的计策来,当时施苍阵回绝了他,不过,现在回想起来,施苍阵真觉得自己鬼迷心窍,竟如此的信任着一个外人。
 
    一旦调查出这事真是徐昆所为后,施苍阵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徐昆再也不值得信任,因为他竟然在背地里派人去对施苍助行凶,而自己不但完全被蒙在鼓里,更糟的是,他竟把这罪名往他身上推。
 
    他好大的胆子!竟敢动脑筋动到他身上来了,施苍阵发誓绝不轻易放过徐昆!
 
    「苍阵。」施振谷语重心长的道:「为了消除你心中的怨气,我不得不顺便将这份公文带上来让你看。你自己看看吧!再来评断我是否偏心也不迟,我相信我生的儿子不至于不懂事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你应该可以衡量出你这个儿子,在我这个做父亲的心中地位有多少才是。」
 
    施苍阵再度接过纸袋,摊开文件,是一整套向欧美一带发展的财务证明,继承人填的竟是他施苍阵的名字。
 
    「我……」施苍阵难以置信眼前所见,在阅读完整批文件后,施苍阵沉潜的良心总算被唤起,整个人被浓烈的愧疚感给淹没。
 
    他从喉间发出一声悲愤的嘶吼声,感到再也没有颜面去面对父亲籼哥哥,拔腿便欲夺门而出。
 
    「苍阵!」施振谷早有留心,见状立即用拐杖挡住他的去路。
 
    「爸!我……」施苍阵惭愧的看着父亲。
 
    「孩子,失去记忆的苍助已教我心力交瘁了,你若再发生什么不测,你叫爸怎么活下去?」施振谷柔声劝慰。
 
    施苍阵动容一震,双膝倏地一滑,俯身朝他跟前跪了下去。
 
    「爸!我该死,我……我对不起您和哥哥!」施苍阵愧疚不已的忏悔道。
 
    尤其是施苍助,多年来,他用尽心机欲置施苍助于死地,他没想到父亲竟是如此用心良苦,在看透他好高骛远的野心后,不得不掌控他权下产业,以免他一挥而空,如今他总算明白了父亲的用心,不禁愧疚欲死,强烈的意识列过去的自己有多么的丑陋,竟被护恨蒙蔽了良心。
 
    施苍阵决心痛改前非。
 
    「只要你真心悔过。」
 
    一直保持沈默的施苍助,总算开了口:「我会不计前嫌的原谅你,虽然我不知道你曾对我做过什么,但我感受的出过去的你内心有多么的伤痛,如今误会冰释了,过去的就让它随风散去吧。」
 
    「可是,我……」见哥哥如此宽容待他,再忆起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施苍阵更加自责。
 
    「怎么了?」施苍助满心疑云地望苦他。
 
    「你当真忘了郑依情?」
 
    「郑依情」这三个字强烈刺向了施苍助的心,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会如此心疼这个名字?
 
    郑依情是何许人呢?
 
    在他尚未失去记忆时,存在他生命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吗?
 
    施苍助努力的回想着,意图夺回些许记忆……
 
    有些记忆似乎慢慢回来了……
 
    「郑依情是在酒店上班的风尘女郎,但个x却是一派的纯真。」施苍阵吞吞吐吐的陈述道:「她……她好像很爱你,而你也对她情有独钟。于是我为了打击你,对准她下手……」
 
    施苍助若有所思的聆听着。
 
    脑子里的画面开始清晰的上演起弟弟所陈述的剧情,记忆缓缓地往回走,就像倒转的带子般不停的转动,过往的景象一点一滴的出现在他脑海里,一点一滴的被他拼凑了起来……
 
    从他将依情的身子推离那辆狂奔的车子,让自己迎身撞上的那一幕可怕景象开始——
 
    记忆慢慢的倒转回到依情那娇滴滴的甜美笑容、那羞涩的娇柔神情、那哭得柔肠寸断令他感到万般心疼的泪脸……
 
    直倒转到他初识她时,她吐了他一身秽物的狼狈模样……
 
    「曾经真心相恋过的人,如今被我狠心的这么一刺,就算是再坚强的人,也肯定是遍体鳞伤,更何况是像郑依情那样柔弱的女子……哥,对不起,我伤害了郑依情……」接下来,羞愧的施苍阵一五一十的坦言道出自己之前对依情的种种伤害。
 
    闻言后,施苍助从喉间发出一记沉痛的呻吟,怒不可遏的他下意识想宰了施苍阵!
 
    他的亲弟弟竟然用这种态度,去伤害一个他连作梦都会惦记在心的女孩。
 
    「怪不得依情会……」想起依情那布满泪痕的小脸,施苍助就心疼得几乎死去,「你竟然这样子对待她,为什么你不直接对付我?为什么要去伤害她?为什么!?」
 
    「我想,间接伤害她,会更胜于直接对你的打击——」
 
    「我……我饶不了你——」施苍助目光冶峻的瞪视着弟弟,嘶吼一声,蓦地不顾一切的跃下床,然而双脚才一落地,一阵晕眩感便陡地袭来,让他虚软的跌了下去。
 
    「小心!」施振谷和施苍阵连忙上前去扶住他。
 
    「该死!」施苍助愤怒的咒骂。
 
    施苍助对自己虚弱的身子恨之入骨,偏偏挑在这节骨眼闹革命,他心急如焚的朝施苍阵嘶吼道:
 
    「我一秒钟也不能耽搁,我要见依情。苍阵,解铃还须系铃人,立刻带我去找依情!我已忆起所有的事情了——」
 
    ♀天长地久的踪迹♂ ♀天长地久的踪迹♂
 
    当高悬在穹苍上的月光透过窗帘迤逦了一室时,依情拎着两大箱行李,拖着落寞且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她居住了好几年的老房子。
 
    自那天离开医院至今,依情便再也不敢回家睡,她只要一躺到那张床上,便会忆起苍助曾带给她的甜蜜与伤害。
 
    那甜蜜感就像一阵轻风,轻轻拨动她的心湖,掀起一阵不可救药的震荡,然而甜蜜中却渗杂了一丝苦涩的滋味,一忆起就痛下欲生,几乎让她哭碎肝肠。
 
    望着眼前这栋陈旧的老房子,她沉默的咬着下唇,片刻后,她一脸愁容的垂下头去。
 
    即将离开她成长的地方,到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新环境去,依情难免会感到不舍。
 
    依情觉得自己应该要争气些,所以她不愿也不屑拿施苍助半毛钱,之前在酒店他开给她的那张支票她并没有去兑现,反而做出拍卖老房子的抉择。
 
    她离开了「香影夜总会」,远离了吵杂混乱的夜生活,一心一意想让自己重新来过,而她会活得更坚强,是的,她会很坚强,她会再三的告诉自己——
 
    她的坚韧绝不会被失败的爱情击倒!
 
    爱情……呵!
 
    依情凄凉的一笑,泪水却随着心里那抹凄凉而泛滥了。
 
    依情气愤的跺了一下脚,又再次提醒自己——
 
    她恨施苍助!她好恨他!
 
    可是,偏偏在恨他的同时,她的心却像叛徒一样违背她的想法,依然对他有着深切的爱恋,这令她的泪水更加恣意的奔流了。
 
    拭去脸上斑驳的泪痕,依情旋过娉婷的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居住了十几年的地方。
 
    ♀天长地久的踪迹♂ ♀天长地久的踪迹♂
 
    「搭乘gJ147班机飞往日本的旅客,请由……」机场的出境处响起播音员催促旅客登机的声音。
 
    「依心,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哦!我会每个月定期寄一些生活费和用品给你的!」依情含苦泪,依依不舍的向妹妹挥着手。
 
    「姊姊,你也要保重哦!我会用功读书的!绝不会辜负姊姊对我的期望!」依心一面哭一面朝出境口走去,频频回过头去看着姊姊。
 
    妹妹的话换来的是依情更加失控的热泪,她欣慰的点着头。
 
    郑依心带着一个关心她的人的深深祝福,登上了机,飞向海的那一端。
 
    目送机身消失在天际的远端,心痛的依情才离开机场。
 
    但她没有时间去陷在悲伤里,她还有一个长年卧病在床的弟弟需要她去照料。送走了依心,依情又匆忙赶回家里照料弟弟的起居。
 
    郑逸枫出院了,自上个月成功的接受手术的治疗后,他的病情便迅速好转,气色一天比一天佳,身上也长了不少R出来,看得依情真是好开心。
 
    不过,自从依情离开「香影夜总会」之后,她的生活再度陷入困境,好几次她都想返回酒店上班,但一忆起她不能再继续堕落下去了,便紧咬着牙g忍了下来。
 
    她找了两份固定的工作,企图藉由忙碌的日子来协助她忘记施苍助。
 
    但每当夜深人静时,孤独的她发现自己仍旧割舍不下对施苍助的情意,她在恨他的背地里,仍偷偷埋藏着对他浓浓的爱意。
 
    「逸枫,瞧姊姊帮你带回了什么?」轻轻的阖上大门,依情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将买回来的拼图藏在身后。
 
    郑逸枫歪着脑袋笑着,「姊姊买了什么啊?」
 
    「你猜猜!」依情像在哄小孩子似的点了点弟弟的鼻头。
 
    「姊姊,我不猜了。」郑逸枫垂下头去。
 
    「为什么不猜?你还好吧?」依情以为他身体不舒服,紧张兮兮的伸出手去触m他的额头。
 
    「姊姊,我没发烧,也没任何的不舒服,只是……」他迟疑的抬头看着她。
 
    「只是什么呢?」依情很有耐心的问着。
 
    「姊姊会不会骂我呢?」
 
    「只要你不犯错,我就不会骂你,但如果你犯错了,被骂是你自己惹来的哦!」
 
    「姊姊,你看那边——」逸枫的手指向落地窗,那里堆了一叠似小山般的礼品。
 
    依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眼望去,蓦地瞪大了双眼,「哪来的那么多礼物?谁买来送你的?I
 
    「还有这个!」逸枫怯怯的将支票递到她手上。
 
    「谁给你那么多钱的?」依情生气的将支票撕成碎片,「你怎么可以接受陌生人的施舍?我们又不是乞丐!不需要他人的同情,你为什么要收下这些东西!?」
 
    「姊姊,你生气了?」逸枫带笑的眼睛瞄向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一眼。
 
    「是,我非常的生气!」依情板起娇容,双手擦着柳腰,开始以一种非常严肃的姿态,对他训起话来,「因为你接受了别人的施舍。我们穷要穷的有志气,明不明白?」
 
    「不明白。」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低沉富磁x的男x嗓音。
 
    依情心猛然一跌,长发一甩,急遽地转过身,眼前这张久违不见的俊容令她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一袭淡蓝色的西装,将施苍助那英俊挺拔的身躯衬托得格外潇洒不群,却仍保留着他那温文尔雅的书生气息。
 
    往事如烟,可是,看着他,依情

酒国名花之冷玫瑰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cc/401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荛六其人心甘情愿赖上你爱财神女无良录抽风的BG天地玄黄花重锦官城邀岁相月硕果猎艳之旅驯の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