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h文精选小说 > 后来呢最新章节

後来呢 - 16

后来呢 | 作者:琉刃 | 更新时间:2020-09-24 16:10:29
推荐阅读:火之恋野兽的伊甸园乞儿的菜刀经短篇辣文合集少女白洁奸情进行时爹地的妻子疯狂的夜空Fate+Stay+Night蓝天航空公司的空姐
「是纬哥对吧!?怎麽一声不吭的不见呢?大姐很担心你噢!?」秦可卿抓著男子shishi1in1in的肩膀不放,意外、
 
    激动交杂的情绪让他无视了旁边若干双眼光的张望。    「总之先扶他一下。」陈唯拉拉秦可卿的衣角,要他注意。    庙宇的後方,是幢简单的建筑,四四方方的水泥墙角,坐落在这灵气的半山腰上,被巨大的自然围绕著,散发出不平凡的气息。    纬哥带著两人到室内,自己只随意的擦乾身体,换上一件乾衣服,却让陈唯去洗澡,陈唯起先推托,但後来多看了眼秦可卿的表情,便会意似的留个他们两个人空间去谈。    纬哥替陈唯和满头白发的庙公借了浴室,又报备了一声,说再去打一次水,才提著水桶子和秦可卿走了出去。    「唉,实在不想让你看到我这副样子,太没面子。有很多原因一时也说不清,不过我暂时住在这里。」    边走边说,纬哥的眼神很缥缈,就像手中的水桶一样空空的。    「这?」    望望四周的山水空灵,是很有灵气没错,不过人迹罕至,秦可卿大胆假设,住在这里的应该只有庙公这一户。    「嗯,这里很清静,庙公也对我很好,还收留我,只是他行动有点不方便,我在这正好可以帮……」    「等一下,纬哥你这样是要出家吗?」    「啊……怎麽说呢?觉得一直在这生活也挺好的。」    好似从前在咖啡店打工时的玩笑语气,却多添了一点认真,让秦可卿无法像平常一样笑著带过一切。    「喂,别开玩笑,大姐找你找的很辛苦。」    说到大姐时,纬哥的顿了会,好像听到这个词就会被针刺一下。秦可卿看在眼哩,又不好开口问到底发生什麽事,现在这个站在他身边的纬哥非常脆弱,就像水蒸气一样,一受到什麽动盪就会消散在空气里。    走了一小段山路,到了一处水泉,纬哥自顾上前弯腰汲水,一股清新的香气传来,秦可卿张望一下四周有几株桂树,心里叹:真是个适合隐居到该死的好地方。    「虽然应该已经被炒了,不过还是帮我跟大姐说声我暂时不能回去帮忙了。」说著嘴边还带著逞强的笑,想了一下,他补充,「帮我跟大姐说我很好。」    「纬哥你……」    「回去吧,你朋友等很久了。」    「学长,你觉得一个人突然从人间蒸发,躲起来让人找都找不到是为什麽?」回程的公车上,秦可卿保持沉默了好一会,才看著车窗外问陈唯。    「可能是因为不想见到什麽人,或是不想面对什麽事吧?」    「逃避的意思?」    「差不多。」    「这样不会寂寞吗?」    秦可卿是发自真心的纳闷,想起从前自己逃避著陈唯的那阵子,从没好好睡过,现在想到,还隐隐感觉的到那种痛,他自然的倒在陈唯的肩膀上,「我啊,只要为学长在就好,就算到北极、还是无人岛之类的都没关系。」    「呵。」    「喂,学长,听到这麽深情的告白,你怎麽能笑出来?」头顶传来一声轻笑,让秦可卿忍不住埋怨。    柔软的发丝,骚扰著陈唯的脖子,还传来温暖的体温,在他看来现在的可卿就像只温驯的草食动物。    了解秦可卿的沉默,明显是有烦恼的模样,陈唯实在不忍心,想替他分担一些,尽管只是一点也好,杯水车薪也好,不是为了尽什麽交往对象的义务,而是出自真心而自然的关心,於是他开个玩笑,吐槽秦可卿的告白,希望他能恢复一些神气。    「不著边际、夸大不实,起码说个永远爱你还差不多,到北极、荒岛就等於要等死了,还什麽在一起。」    「学长什麽时候变的这麽嘴利了?」明显的效果相当好,秦可卿利索的抬头反驳,不再是一张苦脸,思索事情的方向往陈唯一面倒。    「你的功劳。」    「那,」他清清喉咙,把唇凑近陈唯耳边,然後深情款款地,「陈唯,我永远爱你。」    热气腾腾的语毕,还偷偷在脸颊上亲了一下。    「喂、喂,不行啦!这、这里是公车耶。」    「哈,又回来了,还是嘴笨的学长比较可爱。」    「秦可卿!」    陈唯学测当天,秦可卿彻夜未眠,倒是陈唯睡的很香,在秦可卿温暖的肩窝,像小兔子依恋地蜷缩,感觉归属感和安全感自拥抱里源源不绝地满溢而出。黑暗中,秦可卿抬起一只揽在陈唯腰上的手,m索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萤幕上显示目现在是四点。    藉著还不太刺眼的萤幕微光,看著顶著自己下巴的一丛蓬松的栗发,忍不住微笑,轻轻的用下巴蹭了蹭,放回首手机,然後悄悄的爬起床,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出去。    凤眼男通常是五点起床准备早餐,现在四点半,应该混的出去。因为已经开始放寒假了,因此现在还住宿舍的要不是三年级的准考生,要不就是少数还要重修的学生,住宿人数少了三分之二,警卫也放假了,於是一切工作全都交由张舍监接手。    秦可卿想出去透透气,顺便到二十四小时全天营业的便利超商买瓶饮料、零嘴放松一下,他很清楚自己为了什麽睡不著,却不愿面对。这样真的好妈?现在他和陈唯表面上看来很幸福,可是他的心却在慌,飘浮著并没有著6。    正因为太幸福,所以没有实感,深怕像梦一样伸手一碰就会消失。开头就是半推半就的开始交往,陈唯一次也没对自己说过喜欢,最终结局会不会是好聚好散,秦可卿真不敢去想像。    「你这样就可以了吗?」秦可卿正反身悄悄的关上宿舍大门,身後却传来低沉的声音。    秦可卿难免的吓一跳,但是下一秒他就恢复镇定,淡定的转头面向凤眼男高窕的身型。今天这麽早?买材料吗?    「什麽这样就可以了?」    裕凡因为前天晚上熬夜,昨晚八点就一头睡去,结果今天一早四点就自然醒来,找到他的眼镜,慢半拍的戴上,迷糊的对了表,这时却听见房门外传来脚步声,以为是来自那个有双美目的男子,於是满心期待的开了门,发现的却是秦可卿偷偷mm的滑稽背影。    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好奇,还是想出没见著张舍监的闷气,等他察觉到自己的举动时,他已经跟著秦可卿到了大门,他灵活的躲进警卫室的死角,能不被发现,又可观望大门。眼见秦可卿就要关上门,裕凡本来准备要起身跟上去,然而情况在此刻却变的奇怪。    秦可卿没有关上门,也没有离去,站在原地在和什麽人说话,他定神一听竟然是张舍监的声音。    心中一喜,他开心一气站起来,看见的却是骇人的景象。    张舍监一臂挟持著秦可卿喉头,手里揪著一张白布,不由分说地捂住了秦可卿的口鼻,与秦可卿的视线只对上一秒,那个头足有18o公分的男人,瞬间便失去自主能力,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残留下意识,全然倒在挟持者身上。    张进良没有遗漏的接住了无力的身躯,然後才去理会裕帆的视线。    「为什麽?他…?」裕凡愣著,就站在玄关,一步也无法移动,完全无法整理出思绪,只说出他脑中剩下的只字片语,「喂!?说话啊?」。    张进良面无表情,虽然平时就是一副冷淡样子,但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张舍监不一样,是冷到骨里,眼神底下不再是隐约的温柔,而是一道道锐利的刀锋,镇住他的魂魄。    张进良把秦可卿的一只胳膊绕到肩上,伸手去开车门,把人丢进他的休旅车後,才回过头对那个光是站著都要竭尽心力的少年说,「陈唯问起来就说他回老家了。」    「喂!」    「放心,事情过了,他会回来。」    「你是谁?到底为什麽?」    「算我拜托你,装做什麽没看见。」,高大的男人脸色暗沉了下来,冷漠下出现一丝真心请托的诚意,「拜托你了。」    比一般人都心细的裕凡,自然察觉到男人的难言之隐,心中的答应与不答应拉扯一番,最终只用寸步不宜的视线替代。将裕帆的禁声理解成默许,张进良没有任何留恋,趁著还没引起骚动,立马发动引擎,长扬而去。    八点整,陈唯被一阵c杂人声吵醒,睁开眼睛,没见该睡在身边的身影,便翻下床梳洗,心想可能秦可卿可能先去餐厅占位置了。自从陈唯升学考一天一天的靠近,秦可卿对陈唯日渐溺爱。    一会要他多睡点,一会不准陈唯洗他的衣服,还连带陈唯的分也一手打理,餐厅的位置也是,为了学长的耳g清静,不受他桌的喧闹干扰云云,天天早起去占角落的位置。秦可卿至此以後没再睡的比陈唯晚,虽然有时打工太累,还是让陈唯叫醒过几回,为此秦可卿总是相当懊恼。    可当陈唯梳洗好到了餐厅,却发现不仅没提供早餐,连灯都没,问起别人才知道是因为上学时间不统一的缘故。陈唯这才发现不对,马上抽出手机,打了两通都是无人接听。    「陈唯,我们要走了噢!你学弟呢?时间差不多了!」那是一群和陈唯同是三年级生的住宿生尽管不是深交,有几个还是是不同校的,不过交集还是有几次的,虽然他们每次一和陈唯搭话,站在旁边的学弟的表情就变的很可怕,明明那是一张笑脸。    「噢,没事,你们先走吧,晚点过去。」一对表,离进考场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半左右,於是陈唯又跑回2o9寝室,却仍然没见著人,什麽的东西也没动过,手机还原封不动的摆在床头柜上。正像只无头苍蝇纳闷的打算再去餐厅找一次,一打开门,发现一个人儿,就站在自己前方。    「裕凡,你有看到可卿吗?人不在寝室,也不在餐厅,你知道……」裕凡的苍白的脸色让陈唯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裕凡?发生什麽事了?」    「学长,对不起!」    「喂,起来了。」    算算药效时间差不多该到了,张进良上前去拍拍秦可卿的肩头。把大少爷绑到这里来,可费了他不少力气。    好不容易从他那有黑道身分的损友那,要来昏**,明明已脱离了那里的世界,却又因为现在的工作,再度牵扯上干系,张进良只好吃苦当吃补,当作是替从前犯过的错赎罪。虽然不是像电视剧约定成俗的荒郊野外,不过张进良是认真的认为自家住宅就是个不错软禁地点。    秦可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视线被自己的浏海遮挡,伸手想要撩开,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软绵绵的,双臂无法自由动弹,不过原因好像不是出自绑住自己的绳索,与其说是绑不如说只是绕,低头一看绳结居然是华丽蝴蝶结样式,屁股下是柔软的床垫,再看看周遭,是一间普通的房间,还很眼熟,是上回养病的公寓。    秦可卿拉一下蝴蝶结的一边,以为能轻易解开,拉半天居然没一点动静,只好作罢。於是情结就像那回发烧差不多,只差在绕在身上的绳子。    「要喝水吗?」    「这该不会也下药了吧?」    见秦可卿不打算领情,张进良把水杯,放回桌上。    「再问你一次,这样就可以了吗?你不打算占为己有吗,陈唯?」    在宿舍大门前,他得到的是一句「ganni什麽事。」那可不是他能接受的答案,而这次秦可卿似乎也不愿正面回答。    「那换个问题,你只爱陈唯吗?」    「问东问西的烦不烦啊?你不是很会解读别人的心思吗?你看我这个样子,难道还会爱别人?」    「果然错了呢,同x恋都没有节c这话。」听了秦可卿一连串这麽冲的话,张进良却解开了什麽死节的松了一口气。    「说什麽啊?」    「你爸是我的雇主,他要我让你恢复正常x向。」    「什?可你不是对我?」开玩笑,这个凤眼男先前还强吻过他。    「老板说要治本就要反其道而行,让你知道同x恋的可怕,你就不会再误入歧途了。」    「你是同志吗?」张进良默默的摇了几下头,「那你要干什麽?要侵犯我吗?」秦可卿不削的冷哼,「死老头怎麽不确认一下你在男人面前还硬不硬的起来?」    凤眼男子听了,不慌不忙从衣柜里翻出一个盒子,放在床上,打开盒盖,让里头千奇花样的情趣用具展现给秦可卿看,动作一气呵成,好像早预料到秦可卿会这麽说。秦可卿可知道他为了今天查了几百笔资料,逛了多少同x交友论坛,甚至连攻受的知识都一概吞下。    「虽然老板最初的设定是要在你和我在交往的前提下做的,被自己最爱的人施暴一定会心碎吧。」边说边刻意拿出一支最形状特异的玩具,吓的秦可卿脸都白了,「虽然有那种喜欢被爱人s的m属x,不过我相信你应该不是。」秦可卿慌,凤眼男在说什麽他什麽也没听懂,他只听过sm,可从没听过s还是m属x。    「喂、喂,你、你给我等一下,那什麽东西!?那个死老头怎麽能残害自己的儿子啊!」秦可卿心跳疯狂加速,希望这个拿著假羊句在他眼前晃呀晃的biantai不要太激动,「你知道事前要做什麽准备吗?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你那样会杀人!喂,不要噢,不准动,不准过来!」    眼看凤眼男伸过来的手,就要碰到秦可卿的裤头,突然床头柜上传来手机的震动声。    张进良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手,把手机抓了过来。    「谁打来的?」    「陈唯。」他看了一眼,据实以告。    「现在几点了?」    「九点。」陈唯还没去考场吗?再晚就要迟了。    「别挂!」    「我没要挂。」    「想要我停手,就安静点。」说完,先按了扩音,才按下接听键。    ……张舍监,可卿在你那吗?陈唯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    「是。」    你绑架他了吗?    「没错。」    你要对他做什麽?    「侵犯他。」    没半点激动的情绪,一来一往,对答如流,应该是最惊心动魄的场面,双方却都异常的冷静,听的秦r票都一愣一愣的。    「你要过来吗?」    你们在哪里?    「上回你给他探病的地方在哪里?」听到这r票就纳闷了,他生病的时候,陈唯来过吗?    现在时间九点零一分,离陈唯大考开始还有十九分钟。    ____________________    很热的时候要写冬天的文,很没有说服力呢 

后来呢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cc/401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火之恋乞儿的菜刀经野兽的伊甸园短篇辣文合集少女白洁奸情进行时爹地的妻子疯狂的夜空Fate+Stay+Night蓝天航空公司的空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