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觅残红最新章节

6

觅残红 | 作者:羽大娘 | 更新时间:2020-10-14 14:28:50
推荐阅读:狂恋粉山樱花开富贵龙王升官发财押寨小王妃掠情蛮女帝小丫鬟与大小姐恶魔的吻痕狼毫包君满意
的小穴,囊袋包裹著肉球,拍打在褚贤白皙细嫩的臀部。
 
    贤嗯啊
 
    咿咿啊
 
    黑色的发,成束缠绕著褚贤涨红的阴茎,彷佛淫荡的蛇,一圈一圈,盘绕著。
 
    刺刺地,轻轻扎在最敏感脆弱的肉茎,唯独放过不断吐出银白透明体液的柱顶。
 
    不完全的刺潮骤然静止,褚贤缓缓睁眼,失神地看向褚青。
 
    手,搁这儿。
 
    引导著贤的双手,抵在自己胸膛。褚青笑得迷惑人心,两手放在褚贤的大腿上,轻轻抚摸。
 
    我累了,换你来吧!
 
    青——
 
    褚贤红著脖子,恨恨掐著褚青挺立胸前的乳头,得到的,是褚青挑眉挺腰,由下方反击向上猛烈的一冲。
 
    哈啊
 
    褚青把两手枕在脑後,贪看著上方汗水淋漓充满诱惑的肉体。目光下移,落到两人紧密结合的地方。雄伟贲张的阳物深深插在兄长的嫩穴,粗硬的体毛沾染彼此释放的精液,黏成一团。不满足的小穴随著主人急促的呼吸,一张一合,含著自己的器官吸吮,而那肉茎上,还缠绕著他的发。
 
    青儿我不要这样上方传来褚贤带了哭音的哀求。
 
    好丢脸,这种姿势
 
    可是,这样最能看清楚你发情的模样,很棒呢!
 
    含著泪,控诉褚青的过分,却捱不过身体的渴望。
 
    缓缓地,提起了腰,感觉穴内的肉棒一寸寸退出体外,然後,再缓缓坐下,一点点吞入火热的阳刚。
 
    主导一切动作的新鲜,挑逗褚贤的神经,想要更多。不自觉地,加快起落的速度,两手抵著褚青的胸口,臀部拍打著他的腿,放浪吸放贲张的肉柱。
 
    啊啊啊啊
 
    原本紧贴腿根的肉茎,随著褚贤提臀坐落,上下甩动。菊穴贪心吸吮著带来欢愉的热物,无暇顾及肉茎哭求著想要释放的欲望。
 
    帮我快帮我哈啊
 
    要吗?褚青微笑,指腹揉了揉被忽视的地方,欲支配的褚贤,突然睁开半眯的眸子,眼中掺了些许惊慌无措。
 
    不!咿啊啊啊
 
    茎柱顶端,用来排泄的小孔,被褚青一缕黑发,从孔穴钻入。
 
    从来都是由体内向外排出的孔穴,不像菊口有可以紧闭收缩的肌肉,完全无法阻挡外物的侵入,恐惧地、颤抖地,任由发丝一点一点钻入深处。刺痛的感觉扎在毫无招架能力,却又是最为敏感的地方。
 
    呜——
 
    哀嚎,褚贤犹如羊癫般抽畜,就像是被人狠心扯出水面的鱼儿,扭动身躯,挣扎著要重回水中。
 
    啊啊不不
 
    颤抖发软的腿,被反折压在胸口,胸腔被双腿压迫著,连呼吸都显得困难。撞击双臀的频率,快得让褚贤除了呻吟再无其他反应。
 
    吸入的空气,却无法顺利达到胸腔。
 
    渐渐地,褚贤的脸由涨红转成了青紫,掀了掀唇想阻止沉沦在情欲中的褚青,勉强抬起本欲推开的手,最终,含著笑,默默放回了身侧。
 
    爆痛欲裂的胸膛,叫嚣渴求著救命的空气,视线,也逐渐模糊扭曲。
 
    看著陷溺欢愉的青儿,他的爱人。
 
    下一刻,快感犹如破空而至的利箭,穿透逐渐丧失知觉的躯体,从柱端的小孔中地昂首嘶吼,也在瞬间释放,双臀一夹一挺,将根部深深插入褚贤体内。
 
    松开施加在兄长身上的力量,一手探入褚贤腰背与床褟的空隙,温柔地扶著他的腰,轻轻地将他抱在胸前。
 
    被压迫的胸腔终於获得解放,涨成青紫的脸颊,也逐渐恢复了血色。褚贤呛咳著,大口汲取著空气,跨坐在褚青的大腿上,又咳又喘。
 
    贤,我
 
    气息尚未平复的褚贤,恨恨瞪著褚青,呼你、你要敢对我说什麽抱歉的屁话,看我会不会揍你。
 
    褚青脸色一凝,勉强扯出笑容,掌心轻巧地在褚贤的背上来回轻抚,助他舒顺气息。渐渐地,褚贤的气息转为稳定,飘走的理智也终於回归正常。
 
    不经意地一瞥,目光落在褚青垂落手臂旁的一缕黑发。那撮钻入孔穴的发上,染满了他的精液,顺著发丝缓缓滑落。
 
    羞窘地把脸埋在褚青的肩窝,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终於,成了青儿的人,能如此幸福,也足够了、心满意足了!
 
    青抬起头,抚摸褚青额头上的角,深情凝视著他的双眸:哥爱你
 
    褚青的闪过一丝不明的色彩,轻轻地,在褚贤的额上,落下鹅羽般不著痕迹的一吻。
 
    我爱你。坚定如磐石,是誓言、是承诺。
 
    原以为这三个字对他来说,此生终究如梦如幻,遥远而不可得,只能深深藏在心底。却是苍天悲悯,可怜他非妖非人,眷顾地,让他在生命的尽头,怀抱最甜美的梦幻而死。
 
    怀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低下头一看,原来褚贤已是累极,瘫倒在他身上沉沉睡去。
 
    苦涩一笑,轻轻将褚贤平放在凌乱的床上,一寸一寸,退出仍埋在菊穴的器官。灌满肠道的精液没了肉柱阻挡,从松弛的穴口汩汩流<div id=t_tip"><b>:</b>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9
 
    出,白浊中掺了近半的血。褚青心疼地蹙紧双眉,取来床下散乱一地的衣物,在不惊动褚贤熟睡的状况下,悄悄抹去染了血的浊液。
 
    觅残红(亲兄弟、景,竟如此清晰。
 
    每一幕,场景不同、季节不同、细节不同。不变的,是每一幕中,都有著一抹同样的身影,也都有著同样的温柔。
 
    褚青抚摸著粗糙的树干,仰头看著空盪盪的枯枝。再过一季,这空盪的枝枒,又会绽放一朵朵艳丽芬芳的桃花。
 
    天地之法,生死循环、周而复始。
 
    无论是人是妖、是魔是神,都无法违逆这天地间唯一不变的法则。就像眼前的桃树,纵使曾经艳丽缤纷,只消季节一过,花落纷飞,往昔的一切,难再寻觅。
 
    仅留空枝与那散落一地的残红,孤影而立。
 
    赤隼的血,究竟对你有什麽伤害?
 
    你说话,你倒是说话啊!
 
    麻痹
 
    麻痹?然後呢?
 
    没别的,就只是手脚无法动弹仅此而已
 
    不对,你骗我。
 
    如果仅是这样,爹又怎会徒费心思拿来对付你?
 
    因为麻痹,或者两三日,也可能一辈子
 
    那你?
 
    我也不知道。
 
    手脚麻痹,就等同废人,爹是想让我一辈子痛苦吧!
 
    我照顾你。
 
    你说什麽?
 
    我陪在你身边,永远照顾你。
 
    一辈子?
 
    对,一辈子!哪怕是十辈子,哥都陪你。
 
    有你这话,就够了
 
    背倚在树干上,痛苦地喘息,双腿再也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褚青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抬头,最後一回,仰望银白圣洁的月亮。
 
    古人曾谓明月星汉遥远而不可及,摘星取月不过是神话一般存在世人的幻想之中。
 
    然而,他摘到了!
 
    摘到了那原以为遥不可触的明月,拥之入怀。
 
    抱歉,骗了你。
 
    不想,看见贤的眼泪,所以,撒了谎。
 
    褚青捏了捏已完全丧失知觉的左臂,靠在树干上挣扎著想要呼吸。月亮的轮廓逐渐模糊,泪水从眼角滑落,在脸上溃堤纵横。
 
    不老天我求你让我多看一眼,就一眼也好,呜
 
    夺走他的手、他的腿,就算夺去呼吸也无所谓。
 
    卑微地乞求,最後、最後再夺走他的眼,他的月,请不要这麽快从他眼里夺去。
 
    求你让我能看著我的月
 
    鲜血,从褚青开阖乞求的口中流出。
 
    人形尽数化去,颈间浮现白色的花纹,背上浮现一片片蓝色的硬鳞,赭色的胸口,手脚化为带著利爪的足,以及末端有著尖硬肉刺的尾。
 
    身躯倒卧在桃树的底下,毫无生气的蛟仍痴痴地抬头仰望著夜空。纵使那漆黑的眼珠早已看不见任何东西,却依旧固执凝视著悬挂明月的方向。
 
    吐出最後一丝气息死去
 
    远处,门扉轻推。
 
    光滑的裸足跨过门槛,赤脚踩在凹凸不平的泥土地上,直至桃花树下方才停住。温暖的手,落在冰冷的尸首,呵护地轻抚蛟妖的躯体。褚贤跪倒在冰凉的泥地,小心翼翼地抱起那已无温度的躯体,彷佛只要一不注意,怀中的宝贝便会烟消云散一般。
 
    褚贤笑得温柔、却也笑得不祥,抚摸著青儿额上的角,道:若说抱歉,我也一样,一样欺骗了你。
 
    方才,根本没睡,褚青的一举一动,悉数尽落眼底。没有阻止,因为太过了解。
 
    青儿不愿自己看著他死去,那又为何要忤逆这最後的心意?
 
    一手带大的娃儿,说的话是真是假,他又怎麽分辨不出?何况,还再三追问过那恶友。
 
    夜,没有了明月,只剩黯淡无光。
 
    月,失去夜的陪伴,徒留光辉又有何用?
 
    嗯——
 
    紧紧将蛟的身体抱在胸前,那额上的角,一分一分,刺入褚贤左胸。
 
    鲜血从胸口奔出,染红了地上的黄土,嘴角渗出的血,衬著褚贤逐渐苍白的的双颊,散透诡谲动人的色彩。
 
    青,哥说了,无论一辈子还是十辈子,都会陪在你身边照顾你
 
    狂风刮过,卷起地上残花,在月光下翩然飞舞。
 
    哥哥
 
    怎麽了?
 
    呜,人家醒来找不到你。
 
    乖,不哭不哭。
 
    哥,你是不是讨厌青儿?
 
    傻瓜,哥最喜欢你,怎麽可能会讨厌青儿?
 
    可是爹说,青儿是妖怪。
 
    胡说,你不是。
 
    如果,如果青儿是呢?
 
    就算青儿是小猪,哥也最喜欢你。
 
    真的?太好哥你好坏,拐弯骂人家是小猪,呜呜
 
    呵,傻瓜。来,咱拉勾。
 
    不要,哥欺负人。我要你发誓。
 
    发誓?
 
    对,发誓。
 
    发什麽誓?
 
    不管青儿是什麽?或者做了什麽?哥都不能离开我,要一辈子陪在青儿身边。
 
    好好好,我发誓。不管青儿是什麽,或者做了什麽,我都不离开他,会一辈子陪在青儿的身边。
 
    可不能反悔喔!
 
    知道了知道了。
 
    那我刚才把你最宝贝的砚台摔烂了,你可不能打我喔!
 
    哥?
 
    贤哥哥?你还好吧?
 
    死、小、孩!别跑,给我滚回来,可恶!
 
    嘻嘻!
 
    桃树下,倒卧两具互拥的身躯。
 
    强风吹起褚贤身上的衣,两朵指头般大小的花,从衣领皱摺的地方落下。
 
    一模一样,根茎相连。
 
    贤,这什麽花,好漂亮呢?
 
    情牵花。
 
    情牵?
 
    是啊,情牵花。据说如果两个人非常相爱,就能<div id=t_tip"><b>:</b>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0
 
在满山的花中,找到一模一样,完全相同的两朵情牵花。找到以後,这两个人,就会受到祝福,永永远远地在一起,永不分离。
 
    情意相牵,并蒂而生。
 
    纵使群山遍野,也只有你,令我甘愿生死相随。
 
    无怨无悔,寻觅那争妍群花之中,属於我的那片残红。
觅残红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cc/402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言光水粉情缘海盗殿下贼公主治不好你给他陪葬包君满意狼毫恶魔的吻痕魅惑娘子龙王升官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