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恋爱微醺最新章节

☆、第三十四章youhear?

恋爱微醺 | 作者:未成 | 更新时间:2020-10-14 14:43:03
推荐阅读:结婚有价我爱你到地老天荒瞳之声我只要你的一夜暗地里的病孩子世界上唯一的企鹅先生掠夺向日葵大男人难相处酱门虎女白虎寄情
☆、第三十四章youhear?
 
    当晚的天气凉飕飕,风莫名其妙的大,隔著窗户吹的那件米黄色的风衣鼓鼓的。同事们早一个一个离开,现在办公室只馀下自己一个人。
 
    白钦文前段时间因为秦川导致工作落下不少,即使是一整天都不休息也不能完全补上,只能自己留下加班。虽然总监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看来的怜悯和略带责备的眼神白钦文不太受得了。
 
    “呼……”无奈的一只手拿著笔撑上额头,白钦文眼眶隐隐的酸涩起来。早上看到那张宣告订婚的报纸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并没有表现出来但其实心里很难过。那种空荡荡的像是什么东西被挖去的感觉。没想到不只是女人,男人之间的爱情……不,不是爱情,也许只是情谊,没想到男人之间的情谊也那么脆弱。还以为至少有点不一样。结果这个比以前的女朋友更绝情,连分手都不说就直接和其他人订婚。那么到底……是没有关系了吧?
 
    没有关系是一边安慰自己本来就不是长久就算被甩了也没事一边心里钝钝的发疼。冷风太大,窗户正对著自己,暖气这个时候都被浪费到窗户外面去。早过了下班时间,偶尔能听到外面路过的车子鸣笛。已经接近午夜。
 
    白钦文揉揉脸,夜风吹得他脸都快变形。关掉冷气也关好窗户,检查过一遍门窗後灭了灯准备回家。
 
    “忙完了?”熟悉的过分的询问声在正前方响起来,随之是一双手伸过来自然地帮白钦文把松垮的围巾拢紧,“去我家。”
 
    “……”白钦文痴呆的看著状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秦川,心里有些发冷。那人掐了咬在嘴里的烟,他的脚下堆了至少两包的量,看样子是等了很久。而那双泛凉的手掌意味著他并未在车里。顺著这个角度扭头过去,白钦文正看到自己办公室的窗户,能够感受到那里飘出来的灯光,却不能看到人的背影。“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打算打开车门的男人因为这个问句僵住身体,脚步顿在原地,从白钦文身上传来的拒绝无比明显。
 
    “你生气?”秦川重新站定去看白钦文,看到他带著水雾的眼珠後无声的勾著唇,凑过去亲了下他冰凉的嘴角:“不要生气,我不喜欢她。”
 
    白钦文偏头躲开,那个吻落在脸颊。他看著地面,垂下忍不住的眼泪。“我没有生气,我只是觉得很失望,你没有告诉我。”就算不是恋人,不是爱人,不是彼此喜欢,至少这种事也可以拿来商量一下,给自己一个心理准备。
 
    “你在为这个理由生气?”秦川依旧认为白钦文是在生气,抱著他的身体把脑袋埋在他的脖颈:“我要结婚是改变不了的事,我不想让你为了这种事困扰。”他不知想起什么,语调略微轻松,“我们会一直在一起,那个女人,你不必管她。”
 
    “……”白钦文徒劳的张著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想他可能一直都没有了解过秦川。不,并非可能,而是绝对。他们只认识两个月不到,就算前一个月因为快感而契合在一起也不代表这样能许久。他和秦川的爱情观,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乃至世界观。秦川是豢养在高塔里的王子,偶尔心血来潮想观摩世界,便走出来,找到了白钦文。白钦文却是向往著宫殿和纯情的孩子,等来了王子,竟然不是自己的期许。“嗯……”
 
    可此时除了应和再做不出别的言语,白钦文无奈的想自己到底是怎么会和这个人过了区区两个月,就泥足深陷。婚礼……那是他永远都不能企盼的东西。
 
    安静下来的白钦文让秦川十分满意,虽然心底躁动著,但找不出头绪的东西完全可以忽视。所以他安心的将白钦文带进车里,安抚的吻著他的嘴角,一只手掌著方向盘,另一只手抚摸白钦文的头发,就像顺一只猫的毛,一下一下。白钦文的视线在车窗外,其实并没什么好看的东西,可是这个时候看秦川会更让他动摇。他的鼻子在泛酸,他想为了这个男人哭泣,这是第一个给他这种感觉的男人,可他要结婚了,很快,就不是自己的了。
 
    微弱的引擎声从窗外飘进来,车子慢慢驶向那栋硕大的别墅,两边的景色都是他所熟悉的,白钦文闭著眼,鼻腔里泄出小小的哼声,那是一首歌,joshuarad的on1yyou,白钦文的声音很中性,清亮里带的沙哑,原来很缱绻的歌生生让他唱成求爱般的感觉。秦川微微地笑著,抓住白钦文的手,心里的躁动,一下子平息了。
 
    &nbspyouhear?
 
    &nbsp1yyesterday,hoentfurtheraay,antyounear,a11eedeasthe1oveyougave。
 
    白钦文偷偷看一眼秦川的侧脸,这个男人是在不算好,也只认识两个月,可是他怎么会这么喜欢他?他想他有个决定,成败在此一举,以後在与分开,後悔与幸运,皆有此定。
 
    身体是早就熟悉了的,一个月没有做过的两个人几乎是在拥抱的同时就开始热切的接吻,喘息,水渍,燥乱的心跳,互相撕扯著衣服,赤裸著相贴著倒回床上,门被佣人从外面关上,白钦文翻身跨坐在秦川的腰上,眼睛亮的不像话,他的决定,不管实现以後会如何,反正现在……不要想那么多!
 
    “嗯……轻点。”被一口咬在脖子上的秦川皱著眉去抚摸像只发狂了的家犬一样的白钦文,那力道绝对是要出血的,咬在那么<div id=t_tip"><b>:</b>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7
 
    明显的地方,绝对会带来麻烦。可是秦川无自觉的安抚过白钦文後的反应竟然是心脏剧烈的跳动,他抱住白钦文的腰,一只手挑逗著滑向那人的尾椎,在穴口划著圈的戳刺。紧涩是肯定的。
 
    “……别动,我自己来……”白钦文难堪的拨开秦川的手,蒙住他的眼睛,自己舔湿了手指往後探过去。自己润滑的同时根本不可能顾全被命令严禁观看的秦川,於是从指缝中看到这样子白钦文的秦川,挫败的把自己摔在枕头上,努力平复呼吸。直到感觉那个人慢慢移动著身体蹭过来,握住早已硬的不像话的东西往自己的穴口塞。
 
    “唔啊……嗯……”肖想了许久的性器烫的白钦文以为手心要烧起来,却是怎么也做不好把它放进去的动作。柔软的臀肉摩擦著性器,秦川额头的汗珠要把枕头打湿,眯著眼看向白钦文,他红著脸颊,咬住嘴唇,一脸媚意的尝试著把男人的东西嵌到自己身体里。
 
    性器顶端不停被紧张收缩的穴口吸进去又滑出来,秦川忍得血管都要爆掉,他在白钦文锲而不舍的尝试了一次又一次之後终於忍不住捞住他的腰,对著肉穴狠狠的顶了进去。
 
    “啊!”被突然袭击的白钦文惊叫,不自觉的降低身子,双手放在秦川的前胸,秦川空出一只手搂住白钦文的脖子把他拉下来亲吻,一只手将他想要合拢的双腿打得更开,以至於白钦文完全成了双腿打开全身无力的瘫在秦川身上,只有双臀间的肉穴被不停冲击的状态。
 
    “……怎么今天……那么热情?”平日做爱并不多话的秦川难得的用著宠溺语气凑到白钦文耳边去咬他的耳垂,白钦文一个哆嗦,肉穴突然收紧,夹得秦川险些射出来。“……故意的吧你。”
 
    “哼嗯……不、不是……啊啊……”白钦文将全身的重量都放在秦川身上,学著秦川平时对他做的那样舔舐秦川的胸前。乳头,肌肉,手也滑到一边去揉搓。“嗯……你不喜欢吗?我这样……”
 
    “你是想让我射吗?”秦川的眼神幽暗,乳头是大多数男人的敏感点,越是不常用越是有感觉,他抱住白钦文的双臀,手指在上面捏出印子,等白钦文迷茫的抬头看他的时候便猛地把他的臀抬起,腰也向下沉,再迅速的重重压下来。
 
    那样的同时又别扭的会脸红,可爱的让秦川心口发疼。
 
    “春天快来了吧?”白钦文愉悦的眯起眼抬头看消失了月亮的夜幕,嘴角勾起来,眼睛亮晶晶的。他这个样子最勾的秦川心痒,秦川忍不住低头啄一下他的唇,习惯性的去揉他的头发,把人带上车,紧紧的从後面抱住他的腰,下巴搁在白钦文的肩膀。白钦文放松身子蜷缩在秦川怀里,两个人以这样费力的姿势安静的呆在车子里,秦川的呼吸喷在白钦文的而後,痒痒的。
 
    “我下个星期举行婚礼,你来吗?”他抱紧白钦文,生怕自己说完这句话白钦文会挣脱。
 
    却不料白钦文的反应异常平静,他甚至更将自己与秦川贴的更近,闭著眼,声音里一点也没有秦川想象中会听到的怨恨或者不满疑惑嫉妒。
 
    “去,为什麽不?”反驳似的这样问,然後又注视著秦川的眼睛疑惑道:“为什麽选在一月?春天不是快到了吗?”
 
    “她怀孕了。”秦川亲著白钦文的鼻尖,手臂箍得更紧了。
 
    “是你的吗?”白钦文握住秦川的手观察他的指尖,摩挲过後亲了亲。“是你的吧?”
 
    “……嗯。”唯一一次失误,就这麽要与那女人提前结婚。明明只是抱著利用的想法,谁知她竟会趁自己酒醉之际爬上自己的床。还以为有多清高,也不过是一个不过一切想栓牢金龟婿的恶毒女人。奉子成婚……想想就让人反胃。
 
    “……”白钦文叹口气,挣扎著挪到副驾驶为自己扣好安全带,扭头道:“好了,回去。”
 
    秦川摸摸他的侧脸,掉头往自己的别墅冲回去<div id=t_tip"><b>:</b>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8
 
    。
 
    夜晚过得很快,白天有时也同样如此。
 
    婚期就在这一天,白钦文果真收到了秦川送来的邀请函,一边咬著嘴角骂自己造孽一边苦笑,秦川是真傻还是假傻,竟然真的给他。他这麽干脆,弄得好似一点也不在意结婚,多了个孩子。可是白钦文是很介意,就算他结婚後依旧会在一起,那也不满足。
 
    婚礼在教堂举行,秦川包下了整个教堂。
 
    白钦文看著做成宣传报挂在教堂外的两人的订婚照,和上方做成心形的鲜花拱门,不得不说那女人和秦川真的很相配。虽冷冽了些,但十足冰美人的气质,和不苟言笑的秦川站在一起,仿若两座相邻的冰山。当然……这只是白钦文坏心思的比喻。
 
    看得出十分开心的准新娘笑得矜持又大方,美丽的让白钦文都忍不住要嫉妒起来。他平复著呼吸,不能在这里失态,怨夫的形象可一点都不适合自己。
 
    邀请函似乎并没什麽实质性的作用,白钦文走进教堂,挑了最後方的角落坐下。不行,他的勇气怕是会不够,他的决定……也不一定能实施了。
 
    灼灼的盯著站在前方的秦川,无视那挽著他胳膊的手。白钦文无意间扫视到两位伴郎注视秦川时悲痛与不甘交杂的眼神,绝对有一腿。这麽说来,只是作为客人的自己,其实和秦川以往的情人来比还不如啊。
 
    无奈的垂下头苦笑,白钦文一只手捂住嘴压抑情绪,直到有人递来一方手帕。
 
    “你没事吧?”一把温柔的女声,白钦文抬头,正看到穿著伴娘服的女生担心的看著他。素色的手帕执拗的被举在眼前,白钦文眨眨眼,勉强笑出来。
 
    “没事,只是突然头晕。谢谢你的手帕。”将手帕接过来,白钦文礼貌性的点头,弯起眼角,却不料伴娘竟然腼腆的红了脸,可爱的歪著脑袋,朝他摆摆手,并没有说再见的话便朝新人奔跑过去。
 
    白钦文顺著她小跑的路线看过去,正巧对上秦川的眼神,他的眼神有些恐怖,胸口轻微的起伏,抿著嘴唇脸色阴霾。白钦文朝他露出一个微笑,再度扭头看向别处。
 
    秦川皱著眉,状似不经意的瞥一眼方才递给白钦文手帕的人,不像是哪家的大小姐,顶多是新娘交来的朋友,可是她看起来很温婉,半长的卷发披在肩膀,好像是……白钦文喜欢的那种……类似丽美的?……
 
    心里发堵,秦川焦躁起来。像蚂蚁啃噬著心脏的麻痒,全身都像通过电流一样,连手指都开始哆嗦。他抬头看白钦文,恰逢白钦文的视线也望过来,那眼睛里有他看不懂的东西。白钦文又是微笑便撇开头,望著不知是什麽地方。秦川深呼吸,被新娘扯著并排站好,背对著众人。神父念什麽不管,无论的祈使句,秦川低著头默默地听著,身处虚无中一样,只有对他微笑的白钦文才是真实的。
 
    “你愿意吗?”神父停下祈祷,笑著望向秦川,秦川皱著眉,身旁的人推著他的胳膊,身後也听得到窃窃私语,不知道白钦文这个时候是什麽表情?突然很想看。
 
    秦川扭过头,白钦文的脸上没有笑意,没有背痛,没有不赞同,他是不是看到了果决?
 
    怎麽……他……
 
    白钦文抹了把脸,突然站起身,秦川被他的动作惊到,盯住他的眼。白钦文笑著看了一眼秦川,然後转身走出了教堂。
 
    他走出教堂便向右拐了去,秦川不知道他只是出去一下还是……
 
    “新郎,你愿意吗?娶新娘为妻,爱她,忠诚於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秦川望著教堂的门口,那里什麽都没有,除了偶尔刮起的冷风外。
 
    他突然有点慌,甚至连身体不自觉的变成面对教堂大门时也没有反应,只是盯著空洞的大门,外面那蓝天亮的能闪瞎人的眼睛,白钦文怎麽可能会迷路
 
    秦川一边觉得自己的想法过於荒谬一边祈祷他真的只是……迷路了。
 
    “新郎,请问你是否愿意……”牧师推著滑落到鼻梁的眼镜,丝毫没有不耐烦的再次重申,大厅里却是除了宾客的窃窃私语外,依旧一片沉寂。
 
    秦川慢慢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好让胸口的压迫感不那麽强烈,他想要转过身,教堂门口却伸出一只手。
 
    牧师已经重申到了第三次,他的话一次比一次精简,这次已经简化成了:“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新娘捏著手里的戒指,她的新郎却冷漠的注视著教堂的大门。
 
    白钦文捏紧拳头,咬著牙,他从未做过如此疯狂的事,可是现在,他要来了!
 
    “他不愿意!”抿著嘴唇说出这句话,声音不大还带著颤抖,可在宾客耳中确实是如雷贯耳,白钦文努力站直身子,不让自己的脚步显现出怯懦来。他走至秦川身前,脸烧得通红,眼珠更加明亮,他看著秦川,终於鼓起勇气抓住秦川的肩膀,在一种宾客的诧异眼光与牧师的玩味中问道:“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爱我,忠诚於我,无论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秦川眯著眸子注视著鼻尖都渗出汗的白钦文,盯著他的眼睛,一言不发。
 
    白钦文用秦川支撑著自己不要丢脸的腿抖到趴下,努力的站住,与秦川对视,脸越来越红,眼珠的亮光却一点点的消逝了,失望毫不掩饰的表现出来。白钦文撇著嘴,垂下头,几乎大庭广众之下哭出来。
 
    秦川眯著眼,看著白钦文的头越垂越低,眼眶越来越红,终於在他支撑不住要倒下去的时候一把揽住他的腰,忍不住嘴角翘起来,吻住被白钦文咬的几乎渗血的嘴唇。
 
    “yes,ido。”
 
恋爱微醺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cc/403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爱上双面丫头胆小爱无敌胡!胡到呛冤家乞丐总裁白雪王子老大是总裁志明与春娇(上)依赖症罗勒宠妻15分26秒的完美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