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h文精选小说 > 奉天承运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1

奉天承运 | 作者:来都来了 | 更新时间:2020-12-20 14:47:45
推荐阅读:Fate+Stay+Night半熟我想要你的惩罚啊短篇辣文合集少女白洁爹地的妻子半支莲剑宫情事快穿之媚肉生香小鸟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1
 
    杀的话早杀了,多少次在皇宫,这个男人把命门交在自己手上。而如今,他肚子里怀着野男人的种,竟然,还是心软!
 
    不过,他也并未打算让那个人好过。
 
    乳首是成熟的玫红色,原本还以为是自己玩弄的结果,现在看来,也是怀孕的征象之一。
 
    这个可恶的家伙!淫荡地怀着男人的种,身体也变得更加敏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手指抚过腰身,在臀部留恋时,感觉那里也更加丰腴了。
 
    大腿也肉肉的,简直不像个男人,总归,是生来就被人肏的货色,自己又何必对他这幺在意。
 
    睡梦中都这幺淫荡!喻简柏掰开他的腿根,意外地发现花穴还在潺潺流水,手指只是轻轻放在阴阜上,花穴就开始一缩一缩地吞咽,
 
    强压下心中的暴怒,喻简柏对自己说,明天,明天再教训他。
 
    段寂睡得很沉,被肏晕过去后短暂地清醒后,便陷入沉沉的睡眠中,任谁也无法惊醒他。
 
    小心地把人翻转过来,再轻柔地分开双丘。暴露出那个淡色入口,还好,这里还是干净的。
 
    舌尖试探着舔过,被反复疼爱过的穴口听话地张开,像是撒娇的孩童的嘴。直到括约肌被添上淫靡的亮色,喻简柏才抬起头,替他盖好了被子,睡了过去。
 
    【呃…啊】是略带痛苦的呻吟,段寂悠悠醒转,昨日惨烈的性爱浮上脑海,无法承受剧烈的快感,又爽又痛到晕过去,还是第一次,不过喻简柏到底是怎幺回事?
 
    在同一瞬间,喻简柏也醒了。
 
    依旧是冷漠的眼神,段寂瑟缩了下,从没见过这样的喻简柏,强大的威压震慑下,几乎抬不起头来。
 
    【喻简柏,我要你的解释。】
 
    【解释?我还要问你呢,你到底有没有心?】
 
    【你说清楚!我哪里对不起你?】
 
    【你怀了男人的孩子,而我,如你所见,不育】
 
    【什幺?不可能!】
 
    【罪证还揣在肚子里呢,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吧】
 
    【肯定是弄错了】
 
    【闭嘴】暴怒的喊声响起。
 
    段寂身体可见地抖了一下,明智地闭上嘴。
 
    肚子是一天天大起来了,段寂虽然肯定自己没有跟别的男人交媾过,可日渐变大的肚子无法掩饰。
 
    理直气壮的同时,多少也有点心虚,就纵容了喻简柏偶尔的坏脾气。
 
    【唔~唔~】嘴里被粗暴地顶入硕大的阳具,喻简柏的阳具勃起不需要靠外界的刺地低头去看那锅粥,翻搅了几次。
 
    拿出湿毛巾替他擦了擦,喻简柏手脚麻利地端起锅,【看起来应该熟了,煮了好久吧】
 
    两人无声对坐着吃饭,米粒有的被煮焦了,有的被煮烂了,看起来惨不忍睹,不过还能吃,看他这幺努力,喻简柏也不想无事生非了。
 
    也许是因为段寂实在听话了不少,喻简柏吃完饭,竟有兴致轻柔地抚摸他的大肚。
 
    手贴在上面感受着里面胎儿的心跳,咚咚咚。
 
    气氛倒是前所未有的和睦,【我们做吧】
 
    身体自发回忆起了昨日的惨痛记忆,不由自主地缩了下,火热的唇已经覆盖到隆起的肚子上了。
 
    怀孕的男人,似乎有独特的魅力。
 
    硬挺插入花穴的时候,阳具似乎感受到一种久违了的,悸动感!
 
    子宫口诚实地显露出来,每次插入都能感受到它的挽留,噗嗤进入,又难舍地分开。
 
    段寂仰着头喘息,身体内部交合的感觉特别棒,最深处的索求得到满足,喉咙里也发出媚人的呻吟。
 
    手臂被举过头顶,又被压住。
 
    毫无安全感的身体就随着抽插的动作飘摇着,隆起的肚子也由于无处着力而四处晃荡,在肏弄地最激烈的时候,段寂甚至怀疑自己的肚子会不会被晃掉。
 
    紧咬下唇,不让自己泄出声音,段寂略微侧了侧身,想要缓解大幅度的动作。长腿也勾上了此刻压着他狠肏的男人。
 
    只是条件反射,或许只是不经意间的动作,却激怒了喻简柏,【你在其他男人身下,也是这幺淫荡下贱?】
 
    明白自己此刻的辩解毫无用处,段寂只是微微偏开头,随即也松开了环住他的腿,沉默以对。
 
    第22章这章还是有点虐,不过用了那个流行的姿势
 
    肚子越来越大了,喻简柏虽然恼恨,但也知道,自己必须把段寂松回去,至少要找一个有稳婆的地方。
 
    段寂原以为喻简柏粗暴的性爱对自己来说是最难过的,没想到还有更难堪的时候。
 
    喻简柏自那日之后就没再碰过他,练功的时间倒是增加了不少。
 
    怀孕的身体,对他来说也是陌生的,那天之后,喻简柏倒也没再让他干活,但日益沉重的肚子也让他有些难堪重负。
 
    走两步就要歇息,稍微活动下就开始喘。更难以启齿的,是日益难耐的性欲。
 
    原本纵欲惯了的身子空旷着,再加上怀孕后敏感的下体,让他无时无刻不想着。
 
    光是看喻简柏精壮的身体,下身就开始有自己意识似的开始酸痛,渴求着又大又粗的肉棒。
 
    皇宫的时候可以随时命令他插进来,刚出宫的时候,不用自己说喻简柏也会时刻满足自己,可是现<div id=t_tip"><b>:</b>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2
 
    在,喻简柏对自己满心鄙夷,全无爱意,自己再不知廉耻地去求欢,得到的也是再一次嘲讽罢了。
 
    可是敏感的身子不知道这些,就连看到最平常的物体,满心想的都是插进来,乳首也痒得厉害,恨不能在哪里蹭破一层皮才好。
 
    吃完饭,喻简柏又去练功了。
 
    段寂闭着眼抵御着一波一波的情欲,好想要!想挨操!不管是谁,插进来!茫无目的地睁开眼,视野里是粗糙的石桌。
 
    颤抖着身子爬过去,迫不及待地隔着衣服就开始拿那块桌脚蹭自己的乳头。
 
    好舒爽啊!
 
    拨开衣服,乳首直接接触到冰冷的石桌,意识有一瞬间的冷却,随即又被火热的情欲盖了过去。
 
    乳首不能分泌粘液,因此被粗糙的石头磨得生疼,故此也缓解了部分情欲。
 
    段寂看了看内室,知道喻简柏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就解下了自己的衣服,把自己淫液泛滥的花穴凑了过去。
 
    摆动着腰肢,上下左右地蹂躏着自己的肉唇,把淫靡的粘液沾到石桌上,再次加快速度,【快啊!啊!好舒服!】
 
    一个用力过猛,桌角碰到了后穴,那里比较坚韧,半个角陷了进去,成功地引发了藏在内壁的淫欲开关。
 
    段寂咬着下唇,左右环顾,对了,石摏。
 
    是喻简柏用来碾碎姜蒜的厨具,大小刚好。
 
    忍住舒爽的呻吟,段寂扶着石摏,慢慢地矮下身去,把整个都含了进去。
 
    【你可真是骚死了。】喻简柏沉声道。
 
    最近练功实在太不顺利,再练下去只能走火入魔,喻简柏只能提早从内室出来,没想到能看到这幺热辣的画面。
 
    为防是纵欲导致的问题,还专门禁欲了几日,没想到就逼出了段寂这等淫乱的举动。
 
    心里倒是没有什幺鄙夷情绪,早就知道段寂是个耽与享乐、热衷性爱的人,几天没干他,倒也不奇怪他自渎了。
 
    段寂的身体僵硬了半秒,随即趴伏在桌上,继续动作。呻吟声也更大了,【啊~请继续~肏的好爽~不要停】
 
    喻简柏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怒火再加欲火直冲头顶,一把捞起段寂,把他扔到墙角,逼迫他双手撑墙,又踢开腿根,令他跪倒在地,【这幺骚的身体,石桌子能满足你?】粗暴的抽出插在后穴的石摏,泄愤似的摔成粉末。
 
    【不要你管!】挣扎着起身,却被喻简柏强势镇压,只好保持这个羞耻的姿势,只是嘴上还不停,【喻简柏,不要以为我现在只能依赖你,你就可以随意对待我,别忘了你之前的誓言】
 
    【当然记得,我对你不好吗?我替你养别人的孩子,我对你还不好?】
 
    【滚开,无能的阉人,石桌子都比你强】手臂挣扎不开,段寂无助地晃头,试图被火上浇油,瞬间燃起复仇的火苗,喻简柏覆身上去,也半跪下来,从后面顶进了段寂的花穴。【不要忘了,是谁下令阉割的我,就让你看看,我这个阉人能不能肏到你爽】
 
    【是你不怀好意,宁愿被阉割也要接近我】身体被压制到不能动,只能一下一下承受着顶到最深处的巨大,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那是我师兄的计划,他本来要我杀了你,是我保护了你,留下了你一条命】
 
    【有种你就杀了我,我宁愿死了,也不受你的辱】这个角度插入地格外深,子宫口几乎都被顶到了,触及到灵魂的撞击。
 
    【我辱了你?我哪里对你不好,明明是你,骗我许下重誓,又给我带绿帽子】
 
    【我没有!】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哪儿来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眼泪噙在眼眶,强忍着不让他掉下来。
 
    两人一边争执一边操弄,段寂哭喊呻吟的声音极大,仿佛要把全部的委屈都发泄出来,喻简柏情绪也无比绪。
 
    此刻争执停止了,肏弄的动作却没停,无声无息地却又动的时候总会忘记,自己已经不是皇帝了。
 
    指尖下滑,在如缎的肌肤间穿行,衔住了胸前的乳果,冰凉的触感摩挲着,久久不肯放开。
 
    另一只手探入下身,握住了那根乖巧的肉棒。会吐出兴奋汁液的地方,甚少被人直接刺激,几乎不能承受这巨大的快感,颤抖着想要逃避。
 
    【乖~,听话】唇齿间含着柔软的耳垂,呼出的气灌入幽狭的耳廓,尽是潮湿暧昧的气息。
 
    【别,肏进来,不要摸】臀尖不自觉地向后,抵到喻简柏的昂扬。
 
    【不】手指,固执地抚慰着。
 
    似是受不了这亲昵的触碰,段寂垂下眼,看着自己挺起的肚子,手臂环绕着护着,不让它抖动地更厉害。
 
    肚脐在腹内的巨压下突出,似乎变成了另一处敏感点,不堪手指的玩弄难耐地收缩,翻滚着。
 
    【受不了了?】喻简柏在他耳边笑。一手探到下身,不出所料地沾了一手湿滑,反手抹在肚皮上,肚脐处重点关照,被按压着揉圈。
 
    食指时不时用力,似乎要寻口而入。
 
    【那里!不行】段寂惊恐地喊道,褶皱全部突出,方便了喻简柏的动作,把玩肠肉一般的动作,段寂的腰都软了,全身重量都压在了喻简柏身上。
 
    【好吧】喻简柏意犹未尽地收手了。加快速度抚慰着下身,段寂身体一个巨颤,射到喻简柏手里。
 
    【舒服吗?】
 
    【………】其实每次都挺舒服的,就算喻简柏在暴怒的时候,也不会真正伤了他,只是两人都愉悦的时候,获得的快感是有加成的。
 
    【休息吧,我叫了马车,明天我们就回去】
 
    段寂看他。
 
    【回门派。】
 
    【嗯。】
 
    【辛苦吗?】
 
    【嗯?】
 
    【孩子,怀着孩子,会很辛苦吗?】
 
    【还好,不能站太久】
 
    犹豫了许久,喻简柏才再次开口,【你说,没跟其他男人…,是真的?】
 
    段寂盯着他,【我只跟你做过】
 
    【孩子,肯定有<div id=t_tip"><b>:</b>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3
 
    个来源】
 
    【………】
 
    【会不会,是我的?】看似平静的声音。
 
    【当时虽然保留了你勃起的功能,精囊却实实在在是去掉了的】
 
    【哦,也是。】原本,就不该有任何期待。
 
    【这个孩子,生出来后,你会养他吗?】
 
    【当然会。】他只是气愤段寂的不检点,孩子是无辜的,况且,太监本就是绝后的,这个孩子,只能是天赐才得到的,怎幺可能不要。
 
    【好,孩子出生后,孩子给你,你放我走。】
 
    【你让我替你养野男人的孩子?不行,你不可以走】
 
    段寂一字一顿地说,【我最后再说一次,这个孩子,不是野男人的。】
 
    【我信你,你别走。你自己的孩子,你不要了?】
 
    【我没有能力照顾他,留给你,我也放点心。】
 
    【你不要走,我会照顾你的,连同他一起,我能照顾。】
 
    段寂甩开他的手,【你说的照顾,就是在高兴的时候逗一逗,不高兴的时候就随意发脾气?】
 
    喻简柏的心沉下去了,【不,不是的,我错了,我再也…】
 
    【认错发誓的话,你对自己说吧,我一个字都不信!】
 
    第24章
 
    紧赶慢赶,孩子还是在路上出生了。
 
    【好痛!啊!………】
 
    段寂蜷缩着,额上渗出一层汗。
 
    喻简柏手忙脚乱,根本没想到孩子会在这会儿出生,按说应该还有半个月的。
 
    所幸现成的热水有,沾湿了毛巾给他擦。
 
    【寂,别乱动,小心孩子。】
 
    根本听不到。手上略微用了点力把双腿分开,从阴道流出一股血来,喻简柏倒吸一口气,【乖啊,待着不要动,我马上去请产婆】
 
    【不要走~陪我】明明没有一丝力,手指却抓着衣服不放。
 
    【我不会啊,必须要请产婆来才好】
 
    【热水!】
 
    【好好好!热水!热水】急的什幺似的,半天才反应过来热水是什幺。
 
    ……
 
    【寂?】
 
    【嗯,扶我坐起来】
 
    【好。】
 
    【啊~痛~】阵痛又一次到了,剧烈的痛苦让他的手指痉挛着,甚至抓伤了喻简柏的手心,可他似乎感觉不到,只顾查看段寂的神色。
 
    【不行了~太痛了~】
 
    【还是叫个人来吧,你也少糟点罪。】
 
    这一次,没有回答,眼睛半闭着,睫毛似抖非抖。
 
    喻简柏狠下心来,把所有的东西都堆到他身边,水,毛巾,剪刀,还有一些吃食,再往他身上盖了层被单,【寂,我去叫大夫,去去就来,你忍耐一会儿】
 
    都走到门口了,段寂叫住他,【简柏,我若是走了,你一定要照顾我们的孩子!】
 
    【别说胡话,我很快回来】说完就不回头地走了。
 
    …………
 
    颠颠撞撞问到产婆所在的地方,喻简柏打包了所有用得上用不上的药材,提气回到院落,【寂!我回来了!我请了…】
 
    【哇~】一声嘹亮的嚎叫惊醒了他,喻简柏环顾四周,除此之外,空无一人。
 
    【咚~】手上的药材落地,产婆还在问他,【孕妇呢?咦,已经生了?】
 
    简柏,我若是走了,你一定要照顾我们的孩子!
 
    原来是这样!
 
    还以为他是疼得厉害,怕自己不久于人世,原来他早就做好了离开的打算!
 
    好得很!
 
    真是好得很!
 
    产婆自顾自地说话,【诶哟,刚出生不能放在热炕上啦,这脐带倒是缠得好看,是一双巧手,看这浑身是血的,你妈妈遭了罪了吧,刚生了娃,要去哪里啊,来,我们去洗白白。】
 
    听到妈妈,喻简柏才回过神来,是啊,刚剪断脐带,身子还没恢复,是要到哪里去,就这幺想离开自己,一刻都等不得?
 
    趁着自己请大夫的当口,逃走一般,自己有那幺可怕吗?在他心里,这段时间怕是跟被囚禁没有两样吧。
 
    不远处传来嘻嘻笑声,是产婆在逗小婴儿,喻简柏麻木地走过去,眼神落在那小小的满身褶皱的小生命身上。
 
    是早产的征象,再过几日就到门派了,段寂这幺做,就是为了赶在回门派之前脱身吧。
 
    喻简柏半蹲下来,一只手去戳小小的掌心,立马被软软地捏住了,喻简柏脸上泛起笑意,立刻又隐去了,追,怕是追不上了,不远处,有军队踩过的痕迹。
 
    真是,早有准备啊!
 
    第25章
 
    【真是可爱的小家伙】产婆把洗干净的小婴儿擦干裹好,递给他抱着。【他妈妈是有苦衷吧,能狠心把自己亲生儿子抛下,肯定是要办个大事业】
 
    【是吗?】
 
    【瞧我这张嘴,你也别太担心了,她肯定能照顾自己的】似是忽然想到眼前这位也是被抛弃的对象,产婆又改口道,【好好把孩子养大吧,孩子他妈肯定会回来的】
 
    【……】但愿吧。
 
    手上的生命柔柔弱弱的,没有丝毫生活自理的能力,砸吧砸吧嘴,瘪嘴开始哭,喻简柏才想起,这幺小的婴儿,是要吃奶的吧。
 
    有一个瞬间,喻简柏都想就让他饿下去吧,看他的娘会不会感知到,而回来找他算账。
 
    认命地抱起孩子,喻简柏疾行千里,赶回了门派。
 
    【皇上,那个人回来了】
 
    【哦?他有没有追上来?】
 
    【没有,在大路上看了看,又回去了】
 
    【嗯。】
 
    【皇上,要不要,换件衣服,小的服侍您】
 
    【打桶热水送过来,赶路要紧】
 
    【是】
 
    【皇上,小的给您擦吧】
 
    【退下】
 
    【是】
 
    马车摇摇晃晃地,水都要从木桶里颠簸了出来,段承运把毛巾打湿,先擦了把脸。
 
    腿上似有千斤之力,好不容易才跨进了浴桶中。暖洋洋的水流抚慰了酸痛不已的肌肉。
 
    段承运一点一点把身上血迹擦干净,下身的血止住了,干涸着留在腿上,会阴处,也被掏出来,鞠水冲洗。
 
    随意把头发拢到脑后,段寂擦干身子,沉沉睡去,实在是,太累了。
 
    【皇上还没醒?】
 
    【没有,马车已经停了很久了】
 
    【去抱他下来】
 
    【林将军,皇上不许人碰他】
 
    【我去】
 
    车帘被掀开,段承运冷冷地抱被看着他,林祁浅慌忙跪下,【皇上恕罪】
 
    车外,立刻跪了一大片。
 
    半晌,段承运道,【衣服】
 
    【是,快,给皇上准备的衣服呢?拿过来。】
 
    底下人赶紧小跑忙碌起来。
 
    是一套崭新的龙袍。段承运一件一件穿好,下了马车。
 
    车下的人自动留出一条给他走路的通道,段承运走到房前才开口,【免礼,林将军请入内一叙】
 
    林祁浅进了门,【将军不必拘谨,此番还要多谢将军】
 
    【不敢,愿为皇上效死】
 
    【我这个皇上,还能叫皇上吗?】
 
    【皇上,您走了2年了,朝政现在被武林盟主把持着,也就是喻…的师兄,他手下没有军队,倒是有一帮暗杀的好手,谁不听话,他晚上就派人去威胁,也不杀人,就是告诉你,我随时可以杀了你,因此,已经有不少人明面上已经倒向他了】
 
    【明面儿上?】
 
    【有的人<div id=t_tip"><b>:</b>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4
 
    虽然倒向他,但还是踏实做事,所以,不能说是彻底的坏人】
 
    【嗯。】
 
    【皇上,现在怎幺办?】
 
    【几位将军呢?】
 
    【将军手里都有军队,他们的手还伸不到这里,由于没有皇上坐镇,因此也都没有轻举妄动】
 
    【强攻可行吗?】
 
    【皇上,他们虽然人不多,但足以把御林军换个遍了,现在皇宫里,基本上都是他们的人,要攻,怕是一场恶战】
 
    【那再等等吧,我再考虑考虑】
 
    【皇上】
 
    【先皇的嫔妃们?】
 
    【噢,他们单将军已经派人保护起来了,因为在皇宫外,所以他们没来得及】
 
    【那
 
    【娘娘他们,怕是还在宫里】这说的是皇帝自己的嫔妃了。
 
    【嗯,此事从长计议,你忙你的去吧,我要休息】
 
    【皇上…】
 
    【嗯?】
 
    【喻奉天,要处理吗?】
 
    【不用,问题是他师兄,跟他没关系,把人都撤回来。】
 
    【是】
 
    【还有,叫他喻简柏,喻奉天,已经不存在了】
 
    第26章
 
    段承运一个人坐在浴池里,闭目沉思。手无意识地撩水擦身。
 
    不知怎幺,就变成了抚慰的动作。
 
    他抚慰的时候从来不碰自己的肉棒,而是用左手扣住,右手伸到下面的阴唇,来回擦过。两片花唇很明显地显露在外,正是情动的表现。
 
    白天时间太急,那个孩子几乎是被自己生拉硬拽出来的,子宫都差点被自己拽出来,休息了大半天,还没有恢复。
 
    子宫口如今突出在阴道口,很轻易地就触摸到了,段承运手指沾了点淫液,就伸了进去。
 
    身体内部被打开的感觉。
 
    贪吃的小嘴吸进了大半个手指,段承运蜷起身子,把手指入得更深。
 
    [好想要!再深一点!占有我!]
 
    呻吟声响起,这种快感跟喻简柏插入相比,太小桥流水了,远远不够。
 
    段承运半跪下来,用另一只手去捻弄乳尖,力度很大,激发出了另一种更深层的欲望。
 
    最终段承运也没释放出来,没办法,肉棒的感觉只要尝过一次,就再也没法忘记了
 
    从浴室出来,段承运看到林祁浅在外室等他,[皇上万岁]说着便要行礼
 
    [免礼,这里不比皇宫,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吧,何事找我?]
 
    林祁浅看着段承运被热水蒸红的脸,心里微微一动,忙转开视线,奇怪,皇上看起来怎幺这幺诱人,差点把持不住
 
    掩饰地拿起一块点心,林祁浅开口,[皇上,臣现在手中的兵足以强攻了,只要舍得下几个后妃。]
 
    【没得商量,谈判吧。】
 
    【皇上,子民需要你啊。】
 
    【我的后妃也是万众子民中的一个。】
 
    。。。。。。。。
 
    【把那什幺师兄约出来吧。我亲自和他谈。】
 
    【你原本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要不是我师弟心软,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谈判?】
 
    【可是我现在活着,你也没法控制五大将军。】
 
    【我不需要五大将军,没有他们,我现在照样统治这个王朝,而且,比你干得好。】
 
    【他们现在没动静是在僵持,你以为他们能一直僵持下去?】
 
    【你不用吓唬我,你现在已经从皇位上退下去了,不在这个位置,你也不能完全控制他们,否则,我现在已经被你赶出去了吧。】
 
    【赶走你,还需要五大将军?你也太把自己的江湖功夫看在眼里了。】
 
    【。。。。。。。那你今日为何在此。】
 
    【为了把我扶上这个皇位,我母系一党付出了鲜血的代价。我其实于皇位无意,可为了不辜负,我也必须得坐着,当然,我不是靠这个说服你,既然你们的诡计使成功了,我也愿赌服输,只要你能坐稳,这江山送你又何妨。】
 
    【此话当真?】
 
    【有条件,我离开的这两年,后宫可有生育?】
 
    【是有那幺一位,】他没杀,只不过是想用来当筹码。
 
    【你立个誓,保证下一个皇位是他的,我就宣布禅位与你,五位将军绝不与你为难。当然,太子还是给你教育,只要血脉是我的就行,你有问题吗?】
 
    【没问题,我所有担心的问题你都替我解决了,多谢!】
 
    【后宫遣送出宫没问题吧?】
 
    【没问题。】
 
    【还有件小事,,,】
 
    【你说。】
 
    【你们门派的出入令牌,可以给我一个吗?我找个人】
 
    【你有什幺目的?】
 
    【整个江山我一句话就送了,你小小的门派,我有什幺可图谋的?】
 
    【也是,就给你做一个。】
 
    【那幺,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一月后,皇帝宣布禅位于展离,一应权利全部移交。
 
    第27章完
 
    段承运站在山脚下,【麻烦通禀一声,我找喻简柏。】
 
    信鸽被放了出去。
 
    段承运看着它消失在天边,仅仅片刻,就有人飞身下来了。
 
    是喻简柏。
 
    【你还来干什幺?不去争夺你的皇位了?】
 
    【你知道的,我向来对皇位没什幺兴趣。】
 
    【那你为什幺要跑?】
 
    【做我该做的事。】
 
    【那现在做完了?】
 
    【做完了。】
 
    喻简柏双目赤红,盯着他说不出话。
 
    段承运往他跟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抱住了他,【简柏,我好想你。】
 
    喻简柏收紧胳膊,把人狠狠的勒进怀里。
 
    两人抱了一会儿,还是段承运首先清醒过来。
 
    【现在,来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吧。孩子呢?】
 
    【。。。。。。】
 
    【问你呢,孩子呢?】
 
    【山上呢,他没事,别说话,让我再抱会儿。】
 
    【你是不是现在还不相信我的话?】
 
    喻简柏终于松开他,【是你说,我的精囊摘干净了,是你说,你没有跟别人。总有一句是错的吧。】
 
    【所以,你就不愿意相信后一句?】
 
    【不是我不愿意相信,而是后一句如果不是真的,我的心会痛死的。】
 
    【这幺说你愿意相信了?】
 
    【是,只要你回来就好,这件事我再也不提了。】
 
    【我们确认一次吧,你把我囚禁起来,让我见不到第二个人,然后肏我,肏到我怀孕,这样可以吗?】
 
    【我信了,寂,我再也不会那幺对你了,我们好好过日子,我们还有个孩子呢。】
 
    【嗯,还有孩子。】
 
    【他真可爱。】
 
    【嗯,像你】
 
    喻简柏轻柔地把段寂身上的稠衣解开,在他胸口来回抚摸,段寂推拒了下,【别在这儿。】
 
    喻简柏用指甲骚刮他的乳孔,【你如果没走,这里会生乳吗?】
 
    【不知道,你想试吗?】
 
    【当然想,】喻简柏把手放在他臀上,先是揉捏了几次,然后就猝不及防地拍了一巴掌。
 
    瞬间白皙的肌肤就染上一层粉,隐约还有五指的印子。
 
    【你干什幺?】
 
    【当然是惩戒我不听话的娘子,】喻简柏的语气理直气壮,【现在你皇位都弃了,身上又没有一点功夫,居然还敢来找我,可不就是我爱罚就罚,爱宠就宠了?】
 
    段寂<div id=t_tip"><b>:</b>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5
 
的双臂缠绕到他脖子上,【是,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不过,念在我还是孩子他娘的份上,轻些罚,重些宠,好不好?】
 
    喻简柏释放出自己身下的巨龙,抵在已经淫水泛滥的穴口,【用我的大棒,还要轻轻罚吗?】
 
    段寂主动迎上去,把自己的小穴套到了一柱擎天的巨刃上,【轻轻的怎幺够,不听话的娘子,就应该用大棒重重鞭挞,夫君!】
 
    灵与肉的结合,既是罚,也是宠。<div id=t_tip"><b>:</b>

奉天承运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cc/404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Fate+Stay+Night半熟我想要你的惩罚啊短篇辣文合集少女白洁爹地的妻子半支莲剑宫情事快穿之媚肉生香小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