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武侠仙侠小说 > 浮生辞最新章节

第37章爱殇

浮生辞 | 作者:百里南枝 | 更新时间:2021-01-22 14:55:24
推荐阅读:宝珠二嫁幽兰狼毫水浴晨光皇帝是个大流氓追倒狐妖快穿之尤物养成夺美记江山风月剑夜色妖娆之杀手娘子
第37章爱殇
 
    寒风凛冽,刮在人脸上如刀割一般,白发被风吹的凌乱不堪,使用通神耗费了几乎全部的心力,再加上十几日不眠不休的颠簸,千枫的身体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然而,想到崎蓉现如今正命悬一线,他只能咬牙强撑。
 
    循着那人指出的方向追了没多久,千枫便远远看到前方一匹骏马正在拼命狂奔,马背上趴着一个摇摇欲坠的红衣女子。
 
    是崎蓉!千枫心下一喜,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他仔细打量了一番,心渐渐沉了下来,崎蓉的状况非常不好,此刻她浑身是伤,意识似乎也并不是十分清醒。
 
    再往后看,一个白衣男子正闲庭信步一般追在马后,那姿态,竟然像猫戏老鼠一般,似乎是玩腻了,男子忽然纵身跃起,手持短笛向着崎蓉就刺了过去,千枫一惊,来不及细想,脚下用力一蹬,便从马上飞跃而起,合身向着崎蓉扑了过去。
 
    抱住崎蓉滚落在地的瞬间,千枫反手甩出几根琴弦,只听叮叮几声金石交鸣声过后,千枫和崎蓉被内力带起的劲风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身下的土地,千枫艰难的爬起来,抬手将散落的白发拢至耳后,抬眸看向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男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6
 
    子,咧嘴一笑:“不醉师兄。”
 
    男子一愣,收起冰冷的神情,皱眉看着千枫:“是你?小六,你的头发……”
 
    千枫笑着摇头:“出了点问题,并无大碍。”
 
    男子蹲下身子将千枫扶了起来,当他的手触到千枫的脉搏时不由僵了一下,“你的内息为何如此紊乱?”
 
    千枫倚在他怀里稍稍平复了一下内息,才再次开口道:“我……受了点伤,师兄,我是不是太笨了,刚一离开你们便把自己弄的这样狼狈。”
 
    男子一手缓缓往他体内输送着内力,一手心疼的抚了抚他的白发,“小六,你这是受了多少苦啊!”
 
    “不醉师兄,我能不能向你讨一个人情?”千枫看了一眼身旁依旧昏迷不醒的崎蓉,继续说道:“放过她,好不好?”
 
    男子摇头,“除了这个,其他的我都能答应你,只是……她必须死。”
 
    “为什么?”
 
    男子仰头看天,眼神空茫,幽幽说道:“她杀了闻人爱。”
 
    男子悲伤的眼神如此熟悉,千枫看了看他背上背着的包袱,从刚才的触感不难猜出那是一个瓷坛,瞬间就明白了一切,千枫扯出一抹苍凉的笑,轻声说:“师兄,你不能杀她。”
 
    男子神情冷了下来,“为何?”
 
    “因为……因为她是我的徒儿,师兄可还记得,楚门门规第一条,同门之间不得自相残杀。”
 
    男子凝视着千枫的眼睛,沉声问道:“小六,你当真要为了她与我为敌?”
 
    千枫垂眸,“对不起,师兄。”
 
    “好,千枫,念在你我二人同门之宜,我今日饶她不死。只是,从今以后,你我兄弟,有如此袍,恩断义绝!”
 
    男子抬手轻轻一划,一片衣袍便掉落到了千枫的面前。
 
    “你好自为之吧!”
 
    男子飞身离开的背影一直在千枫的脑海中闪现,千枫怔怔的看着那片衣角,半晌才将它捡起,紧紧的攥在手心,胸中一阵抽痛,千枫连忙用手捂住嘴,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待咳喘平息之后,手中的那片白袍已被染成了赤红,鲜艳刺目。
 
    千枫努力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将这片衣角揣入怀中。然后强撑着爬起来将崎蓉抱上马,向着与帝都相反的地方行进。
 
    崎蓉的情况很糟,即使一路不停的给她输送着真气,她的伤势却仍在恶化,千枫暗叹:看来要尽快带她回楚门了。
 
    回头望了一眼南方,不知那人现在可还安好,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多想,千枫俯身挠了挠马脖颈。催促身下的小小六加紧行程。
 
    当千枫看到拦在马前的那个人时,他以为自己眼花了。这人一身长衫满是灰尘,早已看不出最初的颜色了,倒真是应了风尘仆仆这四个字。平日里总是一丝不苟的发髻此刻也是凌乱不堪,眉眼都被垂下来的刘海遮住了,看不出他此刻的神情。
 
    看着他那干裂的嘴唇,千枫不由有些怀念那上面柔软的触感,然而,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来做什么?”千枫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口中的话语没有一丝温度。
 
    崎澜仰头看他,眼睛却被千枫那一头白发刺伤,隐隐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你要带她走?”
 
    “嗯。”
 
    “千枫,你说过会带我走的,你不能言而无信,你不能……”崎澜忽然捂住脸蹲下身子,那副模样,就像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
 
    好想抱抱他,千枫强忍着想要扑下去的冲动,握紧了手中的缰绳,漠然说道:“崎澜,落子无悔,我给过你机会,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怨不得他人,我会带她回楚门,此生再不踏入红尘半步。”
 
    “楚门……”崎澜站起来后退了几步,苦笑一声,“原来你是来自那个地方,难怪……难怪……楚门历来皆是师徒双修,你是要收她为徒吗?”
 
    “是。”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千枫却毫无所觉。不敢再看他那悲伤的深情,千枫扯动缰绳,绕过崎澜,准备再次启程。
 
    “千枫。”身后再次传来崎澜的声音,“如果我现在死在这里,你是不是就会原谅我,带我一起走?”
 
    有轻微的风声在背后响起,千枫一惊,连忙反手向后一挥,只听“叮当”一声,千枫回头,便看到一把匕首躺在地上,崎澜的虎口已被震裂,正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
 
    千枫冷冷的看着他,说出的话如利箭一般直戳他的心窝:“崎澜,你还是那么自私,你看看崎蓉,现如今她被你害成这般模样,好好的一个琴瑶也被你弄得民不聊生,大军压境,人心惶惶,你真的一点都不愧疚吗?你知不知道?你的命现在早已不是你自己的了,是所有琴瑶百姓的,她既已把琴瑶交给了你,你就好好赎罪吧!用你这一生去赎罪。”
 
    连死都不可以吗?崎澜卑微的仰视着千枫,苦苦哀求,“至少……至少不要忘了我,偶尔让我知道你的消息,可不可以?”
 
    看到崎澜满是祈求的眼神,千枫再也无法狠心拒绝,他转身仰头看天,幽幽说道:“每年你生辰的时候,我会让人给你送来贺礼。”
 
    马蹄声远去,崎澜看着那个渐渐模糊的背影,心里空荡荡的:这一生,就这样了吧,该知足了!
 
    帝都,东宫。
 
    司空长继轻轻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凤眸微微挑起,斜睨着跪在地上的崎澜,悠然问道:“投降?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投降?你们已经输了,不是吗?”
 
    崎澜槐安豢海簿驳某率鲎抛约旱睦碛桑“只要天家不迁怒琴瑶百姓,我可以主动提出撤番,给其他番王做一个表率,然后无条件的倾尽整个琴瑶之力支持太子殿下,这不是眼下太子殿下正需要的么?再说虽是家妹主动挑起战争,却也给了太子殿下一个掌控大权的契机,还为太子殿下除去了司空长珏这一劲敌,于太子殿下而言可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司空长继微微眯起眼睛,冷冷说道:“崎澜,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番话,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太子殿下不会的。”
 
    “好,有胆量,只是,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们崎家人一贯喜欢出尔反尔,你看,你妹妹归顺还不到一年,就已经起了反心,你呢?”
 
    崎澜抬头看他,一字一句的说:“如果崎氏一脉自此断绝呢?”
 
    司空长继震惊的看着他:“这……”
 
    “崎澜此生只为守护琴瑶一方百姓平安,有生之年,绝不娶妻生子,太子殿下尽可放心,待我死后,琴瑶大权便尽数归于太子殿下。”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申满四十八年秋,琴瑶花谷王崎蓉起兵造反,战败,崎蓉下落不明。其兄崎澜接任花谷王,主动提出撤藩,被封为琴瑶布政使。
 
    西杰三十五年春,琴瑶布政使崎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37
 
    澜卒,享年六十一岁,终身未婚。死后其尸体不知所踪,成了一方悬案。
 
    崎澜奄奄一息的躺在马车内,看着面前这张依旧年轻明艳的脸,絮絮叨叨的说着:“蓉儿,你每年都带着他的信物来为我贺寿,为什么今年他肯见我了呢?是不是因为我要死了?我已经老成这样了,你却还是那么年轻,想必他的样子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吧!”
 
    崎蓉转头看向帘外,眼中水雾氤氲,“嗯,他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好看。”
 
    崎澜微笑:“呵呵,我就知道。你说他会不会嫌弃我老啊?”
 
    崎蓉别过头去,声音里带着哽咽:“不会,他很想你。”
 
    崎澜还要说什么,却被崎蓉制止了,“哥哥,你先睡一会儿吧!等你睡醒了就能见到他了。”
 
    “有生之年,还能听到你喊我哥哥,真好,对不起,蓉儿,这句话,当年我就想跟你说了。”
 
    “没关系。”
 
    崎澜是被崎蓉抱着登上山顶的,春日的紫薇花开的正盛,漫山遍野,如火如荼。恍惚间,崎澜仿佛看到了那个静坐在花下的少年,双眸清澈如水,不染一丝尘埃。崎澜想,自己最开始喜欢上他,就是因为这双眼睛吧!
 
    当那块黑曜石墓碑映入崎澜眼底时,崎澜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曾无数次幻想过两人重逢的场景,却唯独没想过会是这样的。
 
    崎澜在崎蓉的搀扶下蹒跚走向墓碑,他只觉得,每一步,都有千斤之重,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闪现,越是靠近,越是清晰,当手指终于触碰到石碑的时候,摩挲着墓碑上的名字,崎澜已是泣不成声,“千枫……”
 
    许久之后,崎澜方才喃喃问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崎蓉也湿了眼眶,“带我回来的那年冬天,为我疗好伤没多久他便去了,那天天气不错,他静静坐在紫薇树下,一遍一遍的交代着让我莫要忘了每年你生辰的时候去给你贺寿。那些信物,全都是他留给你的,我想,他一定是在等着你,所以我便自作主张把你给带来了。”
 
    “蓉儿,我想单独和他呆一会儿。”
 
    “好。”
 
    崎澜静静地靠在石碑上,少年的眉眼不断的在他眼前闪现,一颦一笑都清晰可见,不知何时起,这个人的影子早已刻入了他的骨髓,再也无法抹去。他不敢忘,也忘不掉。
 
    崎澜侧头用脸贴着石碑,仿佛亲吻着恋人一般温柔缱绻,“千枫,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崎澜仿佛看到了在花间奔跑的两个少年。
 
    “呵呵呵呵……崎澜,你来追我呀!追到我我就和你在一起……”
 
    崎澜吃力的呢喃着:“千枫……我……终于追到你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一阵风吹来,紫薇花落了一地,倚在石碑上的那个人身体被花瓣覆盖了大半,早已没了气息,不远处一个红衣女子悄然立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眼中满是泪水,嘴角却在微微上扬,千枫,你终于等到他了,真好……
 
    第38章番外念枫
 
    是夜微风习习,破窗而入,余睡梦中只觉凉意渐生,辗转反侧,不得安眠,遂翻身依向身侧,然锦衾寒透,枕边空空如也,方忆起斯人已去,此生再难相见。
 
    睡意渐消,起身披衣行至窗台。皓月当空,皎皎而洁。从别后,忆相逢。自那人走后,时光已逝四十余载。世人皆道人生苦短,余独谓度日如年,每每思及往事,皆悔恨交加,苦闷常郁结于胸,不得抒发。
 
    余此生过错太多,心知纵万死亦难赎其罪,不敢奢求世人原谅,只盼那花间少年莫忘二人昔日情谊,偶有所感之时,能念余一二。
 
    行动间触及案上琴弦,弦动声起,一阙一世安不觉流转于指尖,昔年琴瑟和鸣之像于眼前一一闪现,而今窥镜中之颜,已至耄耋,想那人应是未改谪仙之姿,芳华正好,一如初见,念及此处,难免自惭形秽,惶惶不安,恐百年之后舍此残躯,魂至故人处,终相逢却已不识。
浮生辞最新章节http://www.lashubao.cc/4064/,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宝珠二嫁幽兰狼毫水浴晨光皇帝是个大流氓快穿之尤物养成夺美记白相公与许娘子(人蛇)百花深处笑傲御香录